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郁家巷意醉神迷的蜕变
    发布时间:2009-03-08 更新时间:2009-03-08  浏览次数:452  文字显示: 打印

 

 
昔日的郁家巷落英满地。

 
未来的郁家巷时尚浪漫。

     如今,城市中遍地都是高楼大厦,看久了,便会产生审美疲劳。要想在这片“钢筋水泥”中寻得一处有“故事”的去处,可是要颇费些周折的。 
  上海有以海派石库门建筑为蓝本的新天地,南京有以民国文化和建筑为蓝本的南京1912,成都有以北方四合院为蓝本的宽窄巷。阿拉宁波呢?
  其实,宁波繁华的街道背后,同样保留着可供回味、可供挖掘的温暖记忆。好比位于解放路与镇明路之间的郁家巷历史文化街区,有着一幢幢比肩接踵的江南三合院,虽然残破但犹自从容宁静,虽然逼仄但依然亲切。这里汇聚了1处市级文保单位、2处市级文保点、2处区级文保单位、15处历史建筑,加上传统的江南特色街巷,就像老宁波怡然恬淡生活的黑白照。今天,这里不仅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月湖·盛园”,更是跻身到作为2008年宁波“中提升”的重点项目之中。
  这里的前世今生,如何叫人不好奇?

  [简介]
  郁家巷,东起带河巷,西至镇明路仓桥头,静静地隐藏在闹市中心,总长仅140米。旧时,那里是官宦富商人家的居处,高墙深院,古色古香。现正大规模改造保护之中。
  《鄞县通志》载:“郁家巷,旧名郁家弄,以巷内旧多郁姓,故名。”

  烟雨中的邂逅
  烟雨蒙蒙中,撑着伞走入寂寥而绵延的郁家巷,两边是高墙,偶有一枝两枝雨中带露的红杏探出墙外。忍不住想起了陆游的名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一时间,似乎又回到了赤脚痴痴仰望满树繁花的童年。
  小巷很窄,又下雨,让人不自觉地放缓了脚步,欣赏那水雾中重重叠叠的灰色宅子,静听丁冬檐雨。
  这时的尘嚣已是远了又远,哄闹的市井声依稀成为反衬的背景,完全听凭着感觉,去寻摸消散在时光中的点点滴滴——高翘的屋檐筑着旧年的燕巢;院落天井的条石上满是苍黑的青苔;沿墙或者拐角,偶尔砌着一方小小的花坛;过厅中央有水井,井圈石周围是硕大的荷花石板;透过漏窗观赏残存的假山水池,但见翠竹摇曳,仍有一种堂奥纵深、移步换景的情趣……
  走着,走着,竟发现小巷深处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精致的庭园。这青砖灰瓦的深宅大院虽已是一派陈旧颓败,但那重檐庑顶的楼阁,依然高耸的马头墙,纤巧的月亮门,精致讲究的门厅、窗棂、柱头,深深的庭院以及庭院里合抱的老树,依稀透露出几分昔日的锦绣荣华。在庭园高墙上,看到了一块牌匾,上书:海曙区文物保护“盛氏花厅”。
  轻轻地抚着略显粗糙的墙面,恍惚间,仿佛经历了一个轮回,那些或明或暗的往事,朦朦胧胧沉浮于时光的倒影之中。
  一座千年古城。一个烟雨黄昏。一条幽深小巷。
  100多年前,还是清同治、光绪年间,那时的盛氏花厅,一如水乡画卷中描绘的江南岸,风拂柳,水庭院。主人林廷鳌是个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的学者文人,他时常在自家居宅旁的这座楼阁内举行聚会雅集,邀约甬上志同道合的友人,或泼墨挥毫,或抚琴鼓瑟。楼阁内藏图书,置琴瑟,供佛像。林廷鳌还酷爱山水、松竹、蕉梧,所以他在楼阁前堆垒起假山,开掘了水池,环植松竹蕉梧。他常以山性近静、水性近灵、竹性近虚、松性近坚、梧桐性近孤、芭蕉性近卷舒等山水佳木的高洁品格自勉,陶冶自身情操……
  是啊,一个城市总有着独特的记忆,或长或短,或远或近,或浓或淡,或清晰或模糊……


清雅的盛氏花厅 

 
逼仄的带河巷


  [昔日·繁华如梦]
  盛氏花厅
  盛氏花厅,占地约600平方米。它原来是一座藏书楼,原主人是清同治、光绪年间的诸生林廷鳌。
  同为藏书楼,盛氏花厅的建筑风格与天一阁迥异。它重檐两层,飞檐翼角,居高远望,犹如一艘巨舟停泊,故名“停舻”。
  “停舻”后来易主,为浙江学政盛炳纬(1856~1931年)所有。盛氏辞官归里后,以该楼庭院清静幽雅,辟为书房,即后世俗称“盛氏花厅”之由来。这类小巧精致的庭园建筑,在宁波市区仅此一家。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曾经担任过相当于现代“省教育厅长”官位的盛炳纬,回到故乡宁波后,热心公益事业,扶持地方办学兴教,在清末民初,着实为培养众多具有维新思想的工商业人才作出过贡献。
  从郁家巷1号墙门可以进入当年的盛氏花厅。百年古宅的明堂、过厅、两厢,以及居室的一应附属建筑物,风貌完整依旧。随意浏览,可见木结构的栋梁、楼道、窗棂和石结构的阶沿、柱础、卯榫,都雕刻得极为精致;后进的一块隔墙砖雕,约1平方米,采用透雕手法,图案之美,工艺之精,实属罕见。
  灵应庙
  灵应庙是宁波古代建造的一座神庙,祭祀的神是鲍盖,所以俗称鲍郎庙。鲍盖是汉代末年鄞州人,生前只是县衙里的一名小吏。自宋以来,鲍盖在地方官员的奏请下,多次被朝廷敕封,使灵应庙在宁波乃至浙东地区名闻遐迩,庙宇规模不断扩大,终年香火不断,历代地方志书中都或详或略地予以记载。
  灵应庙几经兴废,现仅存一座孤独的正殿。该殿系1919年重建,正殿屋顶造型为歇山顶,双重屋檐,气宇轩昂。在宁波众多的庙宇中,一般均为硬山顶,而惟独灵应庙与慈城孔庙大成殿同为歇山顶。据老宁波人介绍,其屋身比孔庙大成殿还高。
  1986年后,灵应庙一度成为企业厂房,后又充当过仓库,最终因年久失修被完全废弃,仅存主殿孤独地躲在一群老房子中间。2001年镇明路整治,它才从被遗忘的角落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陈鱼门故居 
  陈鱼门(1817~1878年),中国麻将发明者。鄞州人,曾任三品官,常以打麻将为娱。陈鱼门到上海经商后,更以打麻将为交际手段,并将麻将传给了外国人。
  陈鱼门是宁波人,所以麻将术语与宁波方言和航海业有密切关系。宁波方言将麻雀读为麻将,所以麻将也作麻雀;“和”读胡,“停”读听,“嵌”读看,如“嵌档”、“嵌镶”,都与宁波方言有关。而牌的“索子”(又称条子),源于船上缆索的渔网;“筒子”,源于船上盛淡水和粮食的木桶;“万子”,则源于船家对财富的渴望。陈鱼门增添了“东南西北”四风,既是受航海业的启发,又源于驶船人对风的敏感。游戏时,“碰”是两船相撞,“停”是船靠了岸。船上的人要是能见到麻雀,就知道快到陆地了。
  李杲堂故居
  该建筑是浙东学派著名学者李杲堂的宗祠。
  李杲堂,字邺嗣,以字行,别号杲堂,鄞州人,以诗名浙东,古文亦有特色,黄宗羲赞扬他:“皆自胸中流出,而无比拟皮毛之迹”。
  杨坊故居
  杨坊,近代宁波第一买办。
  杨坊家以前也是书香门第,后来家道中落,他弃学经商。19世纪40年代,杨坊就已在上海开设钱庄。
  近日,在杨坊家东厢房檐下发现了保存相对完好的《二十四孝图》人物彩绘。据原物字迹考证:该彩绘为晚清光绪丁未年(1907年)所绘,距今有102年的历史。
  余有丁后裔居所  
  余有丁,明朝丞相,皇帝身边最亲近的大臣之一。字丙仲,号同麓,鄞州人。处理政事光明正大,待人宽厚,与同僚共事相安无猜,朝政为之一新。他对故乡十分眷恋,晚年在东钱湖月波山建读书楼,在月波寺废址上构筑“五柳庄”,林园之美,盛极一时。他的一首写东钱湖的诗,描绘了湖光山色的美景。

  [明天·华丽转身]
  这幽幽深深的巷子里,有过细细密密的足迹。甬籍旅沪商人李坎虞、民国时期鄞县邮电局局长陈炳桓、民国时期宁波纺织厂厂长董梅生、纶昌布厂老板陈舜年等人都曾居住其间。厚重的历史人文底蕴,正是郁家巷备受关注的原因所在。
  同时,这里又有着充满时代特征的闲适、浪漫:江南三合院将改“住”为“商”——建筑外表保留了当年的砖墙、屋瓦,而内部,则按照21世纪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方式度身订做,体现了现代休闲生活的气氛。
  想像一下,当这里重新开放,漫步一条条小巷,仿佛时光倒流,人们有如置身于明清时期的江南。但跨进每个建筑内部,又是自己最熟悉最向往的生活方式:盛氏花厅变身宁波原味生活体验馆,灵应庙变身荷兰情调的“世界上最美的书店”,余氏故居则成了招商中心,已经率先开放,当然还有众多时尚餐饮,等等。
  从郁家巷到“月湖·盛园”,这一场华丽的转身,古今融合,韵味悠长。这里留住了城市的脚印,延续了人文脉络,保存了历史记忆,并将通过现代手法全新演绎。
  让我们一起期待,在这里,昨天, 明天,悄然相会。
     (来源:东南商报 撰文/楼小娴)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