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斋藏青铜,心系中华——范季融和他的首阳斋
    发布时间:2009-09-18 更新时间:2009-09-18  浏览次数:1412  文字显示: 打印
   
     顾 玮 莫意达 

  ●青铜器是我国古代文化艺术品中的瑰宝。位于美国纽约的首阳斋系宁波籍旅美华裔著名收藏家范季融创建,多年来珍藏有百余件中国古代青铜文物,被视为当今世界该艺术门类的重要私人收藏之一,在海外收藏家中独树一帜。
  ●10月1日起,宁波博物馆将公益展出范季融收藏品中精选的70件(组)青铜文物,涵盖了我国青铜工艺发展过程中各时期的作品,其中,诸多器物镌有铭文,具有珍贵的学术研究和艺术鉴赏价值。随后,范季融还将在上海向国内博物馆捐赠他所珍藏的9件珍贵青铜器,这无疑是范季融心系中华的最好的注脚,也将进一步促进我国保护海外流失文物事业的发展。
  10月1日至11月15日期间,“首阳吉金——胡盈莹·范季融藏中国古代青铜器展”将在宁波博物馆展出。届时,宁波市民将能够近距离地欣赏到我国古代青铜器的瑰丽,这也是宁波博物馆“海内外宁波籍著名收藏家、艺术家”系列展览的首展。展览共展出70件(组)具有珍贵历史和艺术价值的青铜器,分“夏商时期”、“西周时期”、“春秋、战国、秦、西汉时期”三大部分,以夏代晚期的二里头文化典型代表器物——青铜爵为始,以西汉的错金银鸟兽纹弩机结尾,完整地涵盖了从夏到西汉各个时期的青铜器铸造工艺。该展览展品入境估价400万美元。
  收藏这些青铜器的收藏家是范季融,他1936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宁波,据悉系宁波天一阁创始人范钦后裔。范季融的父亲是位生意人,在上海颇有名气。1950年,范季融跟随父亲到香港,进入华诚书院就读,高中没毕业就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美国奖学金,进入大学攻读电机,并获得电子工程的学士和硕士学位,后进入IBM工作。工作期间,他在纽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获得了应用物理的博士学位,曾担任过中国国家科学院咨询委员会委员,现为Fastxchang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主席。

  翁婿传承涉收藏 
      

                                   范季融(左一)和研究人员在鉴赏青铜器

  范季融进入收藏界是受其岳父胡惠春的影响。
  胡惠春先生(1910—1993)是民国年间上海大收藏家,纽约“暂得楼”楼主,香港“敏求精舍”发起人之一,曾促成“三希宝帖”之《伯远帖》、《中秋帖》回归祖国,又先后向祖国捐赠大批文物,目前上海博物馆的暂得楼瓷器馆展品均为胡氏捐献的毕生所藏。 
  1959年,范季融和胡惠春之女胡盈莹在美国结婚,并受胡氏影响,从收藏瓷器入手涉足收藏界。
  和一般收藏家一样,范季融的收藏也从喜欢某样东西开始,见到什么都想买。胡惠春看到他这样广泛购入,就凭经验告诫他:“这些东西你都要买,不得了,将来会很痛苦的。”岳父虽然这样说,但是当时的范季融不能理解,因为他还没有达到岳父的收藏高度。收藏家的收藏到了一定阶段,藏品丰富了,也许对早期的收藏品会感到好笑,但绝不会有“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的忏悔。收藏无悔,即使幼稚,也有幼稚的欢乐与享受。
  翁婿曾多次讨论有关收藏的话题,如论及收藏的必要条件:真、精、新,三者首先当然是真,但是没有第一第二之分,而是要统一在一件器物上,这就是收藏的标准。又如,胡惠春曾向范季融建议:当你决定买一件藏品时,须问问自己,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其他人要拥有这件物品?胡惠春相信收藏有“缘”,相信藏者与物品的个人关系,他说:“如果一个人只顾物品价钱或价值,那么,一个古玩商跟一位收藏家就毫无分别了。”这个观点影响到范季融,他看准了想买的东西从来不讨价还价。
  没几年工夫,范季融已经成为一个很有水平的瓷器鉴赏家,收藏的瓷器也相当可观。

  友朋契阔藏青铜

  1990年7月的一个下午,范季融陪同宁波籍著名青铜器学、古文字学、博物馆学专家,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马承源逛香港荷李活道古玩市场。在一个很小的铺子里,一只不起眼的鼎引起了马承源的注意。他看到鼎上好像有铭文,仔细一看,认出“晋侯”两个字。马承源看呆了。这是当时马承源见过的晋国最早的带有铭文的青铜器。看到马承源魂不守舍的样子,范季融立刻感到这只鼎非常有价值。他同古玩店老板谈价钱,老板最后要价6万港元。但是,想要买下这只鼎的马承源却根本拿不出这笔钱,于是,范季融慷慨解囊,买下来后送给了马承源。随后,马承源把这只鼎抱回了上海博物馆,经清洗去锈,内壁上的铭文显现了出来,共计6行43字,记述的内容是一个晋国将领率领部队抵抗西北少数民族的入侵,打了胜仗的事。铭文上叙述的这场战争,《史记》等历史文献中没有记载,一段淹没的历史,由此浮现出来。
  可以说,正是在马承源的影响下,范季融走上了青铜器收藏之路。马承源先生曾经回忆说:“有一天,范季融到博物馆来,他说要拜我为师。我说,拜师不敢当,讨论可以。范季融讲这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此以后,他每年来两次,我就给他讲些鉴定青铜器的要领,不是讲一般知识,只讲鉴定,而且讲的是一些窍门。他吸收特别快,能融会贯通。这样,他和青铜器接触三年,就能独立看东西了。他现在已成为美国著名青铜鉴定家了。”
  以青铜铭文证史,是宋代学者开创的学风,要从这方面来收藏研究青铜器,除了要有文字学的功力外,还要熟悉历史典籍、记载和古文献。范季融另辟蹊径,先花时间认识青铜铭文内容,然后寻找任何与之相关的史料、文献和史事记载,尝试从中找到一些可识别的人名或一些与纪年史事有关连的细节。由于他特别注重这方面的努力,在首阳斋所藏的100多件青铜器中,有铭文的就有30件。在这30件青铜器的铭文中,他发现了许多人、地、事、物,往往不见载于历史文献。

  首阳大义捐文物

  岳父胡惠春为自己的收藏之所起名“暂得楼”,取自晋王羲之《兰亭集序》中之句:“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寓意文物收藏只能暫归于己,不必子孙永宝。这一收藏精神深刻地影响着范季融。范季融在回忆胡惠春的收藏品德时曾说:“岳父对我的影响,就是有价值的文物不宜留在家里,要把它送到它应该去的地方”。
  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范季融代表其岳父将一部分暂存上海的清代官窑瓷器捐赠给上海博物馆,此后,他又源源不断地为上海博物馆提供文物征集信息,并无偿地捐赠了大量质高艺精的文物给上海博物馆。
  曾有这样一个故事:范季融曾在香港买到一件战国的匜,然后带到上海。马承源一看就说:“这件战国匜很薄,了不起,能找到的都打碎了,你这件很完整。”马承源问他这件东西哪里得到了,他说:“在香港买的,今后还会有的。”马承源说:“不一定能够再买到了。”二人言语之间体现出博物馆和收藏家的微妙心理。当时作为馆长的马承源,很希望这件特别稀有的文物能够进博物馆,作为收藏家的范季融则还想再欣赏、把玩一些时间,但是二人都清楚,这件东西最终还是会进入博物馆的。
  范季融将自己的藏斋取名曰“首阳”。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季融的好友张光裕曾解释说,这是因为范先生认为优秀的文物不应该独自把玩,而应该把它们送到博物馆,让更多的人一起欣赏,这样才是做学问和搞收藏应该追求的目标。

  首阳吉金耀中华

  2008年10月21日至2009年2月7日,“首阳吉金——胡盈莹·范季融藏中国古代青铜器展”在上海博物馆举行,一时之间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南北研究青铜器、古文献的专家学者纷纷到场,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专程赴上海出席开幕式并祝贺,他认为,此次展览弥补了国内公私收藏之不足,对于国内学者进一步了解和研究海外所藏中国古代青铜文物具有重要意义。随后,这批青铜器又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出,再度引起海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
  宁波博物馆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宁波得以引进本次展览,离不开上海博物馆、香港中文大学以及宁波博物馆顾问、著名香港宁波籍收藏家庄贵仑先生的大力支持。今年10月,范季融还将在上海向国内博物馆捐赠他所珍藏的9件珍贵青铜器,这无疑是范季融心系中华的最好注脚,也将进一步促进我国保护海外流失文物事业的发展。

  浑厚凝重
  以物证史

  
  范季融非常注重收藏铸有铭文的青铜器。从下面几件精品青铜器中,不难看出,它们对了解青铜时代的历史、文化,具有重要意义,能起到以物证史的重要作用。

  子范鬲


  子范鬲的沿边铸有“子范乍(作)宝鬲”铭文。根据《左传》和《史记》的记载,子范是春秋五霸晋文公重耳的二舅,其名为狐偃,子范是他的字。1992年山西盗墓出土的子范编钟铭文上记载了子范一生曾辅佐晋文公返晋复国、城濮之战和践土之盟三件大事。子范鬲则是这位晋国全盛时期一代重臣又一传世器物。

  商鞅铍


  鈹身中线起脊,茎作编条状,刃部比较锋利。刻有铭文两行16字:“十六年大良造庶长,鞅之造毕湍侯之铸”。铭文中“十六年”为秦孝公十六年,“鞅”即商鞅。大良造、庶长都是爵位,属于高等级的爵位。毕湍侯为封君,毕湍当为封邑之名。传世和出土商鞅监造的兵器尚有四件:十三年大良造鞅戟、十六年大良造鞅殳镦、十九年大良造鞅殳镦、十□年大良造鞅殳镦。这四件兵器与商鞅方升一般合称为“商鞅五器”,现在加上十六年大良造鞅铍,可以称为“商鞅六器”。

  秦两诏椭升


  椭升外壁一侧刻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诏书。战国时期,各国的度量衡制度相当混乱,但秦国在商鞅第二次变法(公元前350年)之后,就长期实行统一的度量衡政策,度量衡器比较一致,因而统一六国后,秦始皇以秦制为基础,下诏统一全国度量衡,这道诏书多铭刻在国家法定的度量衡的标准器和日用器上,这件器物即为其中的一件。此器另一侧的秦二世诏书,强调统一度量衡是秦始皇的功绩,并将统一度量衡的法令继续推行下去。

  秦公三鼎二簋


  三鼎形制、纹饰相同,大小相次,属于同一套列鼎。上面的兽目交连纹体现出秦国人力图模仿西周文化的一种创造性借鉴。铭文中的“秦公”应当不出秦襄公或文公的范围。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襄公因护送周平王东迁有功,被分封为诸侯。有关反映秦国早期历史的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很少,因此,这三件秦公鼎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两簋形制、纹饰基本相同,和甘肃礼县大堡子山秦公陵墓垂鳞纹秦公鼎及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两件秦公簋可以相互印证,其丰富的籀文风格的铭文,也为秦国古文字研究提供宝贵资料。

  错金银鸟兽纹弩机


  弩是用机械力射箭的弓,是由弓发展而成的一种远程射杀伤性武器。弩由铜制弩机、木臂、弓三部分组成。弩的关键部件是弩机,弩机安装在木臂的后部,其机件有郭、望山(瞄准器)、牙、悬刀(扳机)、机塞和两个将各部位组合为整体的枢轴,张弦装箭时,手拉望山,牙上升,机塞被带起,其下齿钳在悬刀刻口内,这样,就可以用牙扣住弓弦,将箭置于弩臂上方的箭槽内,使箭栝顶在两牙之间的弦上,通过望山瞄准目标后扳动悬刀,牙下缩,箭即随弦的回弹而射出。汉代弩机使用广泛,郭皆为铜制,使弩能够承载更大的拉力,战斗性能更为强大。这件弩机充分反映了我国汉代高超的武器制作水平。

  (来源:宁波日报 作者:柯以 莫意达)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