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120年前的“东钱湖全图”被发现 140余个地理位置的标注极为精准 为疏浚东钱湖而制,背后还有动人故事
    发布时间:2018-05-16 更新时间:2018-05-17  浏览次数:482  文字显示: 打印

                                
                                                      罗经衍在介绍《宁郡东钱湖全图》 

    120年的东钱湖是怎样的?和现在美丽的东钱湖有什么不同? 
    记者昨日通过报料人戴先生提供的线索,从发现人罗经衍那里看到了《宁郡东钱湖全图》。这是一张清代光绪年间手绘的东钱湖全图,距今已有120年。令人称奇的是,该地图不仅地理位置标注极为精准,而且根据罗经衍的说法,按照此图计算东钱湖的面积,与现在官方提供的数据相差无几。 

    1 在王安石庙偶尔看到这幅图 

    《宁郡东钱湖全图》大小和一张A4纸差不多,是个复印件,原图已经找不到了。地图的底纹是大小相同的正方形网格,图中的湖岸线是手绘的,非常清晰。上方有图名“宁郡东钱湖全图”,以及“计里开方,每方一里”8个字,另有153字的文字介绍,左侧则有“光绪三十一年乙巳进呈御览”12个印刷体字样。 
    说到这幅地图的发现,75岁的罗经衍直言“非常偶然”。大概1993年春季,当时他还在鄞县旅游管理局工作。一次在东钱湖下水的王安石庙看到这幅图,还是放在镜框内挂在墙上的。半年后他再去那儿,就将地图复印了下来。“因为发现此图和我当时看到的东钱湖情况基本吻合。所以我觉得它很有价值。” 
    罗经衍说,现在的《东钱湖志》对此地图有文字记载,但未将图收录书中,希望下次再版时能够收入,以填补一页文史空白。 
    记者发现,全图四边标有东、南、西、北,以示方位。沿着湖岸线分别标明了村落、寺庙、景点、小山,湖中画有岛屿。全图注有140余个地理位置,均是手工书写,包括水利设施,如堤塘、碶闸、湫阙、斗门、溪桥等,粗略统计有32个村落、24座小山(岛屿)、13处寺庙和景点、47处水利设施、24座溪桥,还有多处湖湾、湖漕、山岙。 

    2 应该是借助了近代测绘工具 

    记者采访了宁波市测绘设计研究院地图所刘彬所长。她解释说,“计里画方”是中国古代一种传统的地图绘制方法,明清时期这种方法用得较多。地图的底纹是方格图,用相对的地理坐标来确定方位,而不是现代地图测绘的经纬网。 
    刘彬推测,这么细致精准的地图应该是借助了近代的测绘工具。因为,差不多同时,留洋归来的詹天佑就已经使用了新式测绘工具用于修建铁路,何况清末的宁波已经很繁华,又是通商口岸,有一些懂近代科技的外国人留在宁波,不排除他们对此有过帮助。 
    图中“计里开方,每方一里”是比例尺之意,意为每一个方格网为500米见方。它具有方位投影和按比例缩小的作用,表示的是水平直线距离。 
    罗经衍曾经按照此图计算过东钱湖的面积,结论是与现在官方提供的数据20平方公里误差仅0.1平方公里。对此说法,刘彬持保留意见,她说:“因为东钱湖的湖岸线这么多年来还是会有一些变化,比如丰水期和枯水期就有很大的差距,而且当时的湖岸线不少是土坡和草滩。那么多的曲线,要算得精准还是有一些难度的,不像现在可以用投影仪来计算。” 

    3 当年为了疏浚东钱湖而绘 

    发现这幅地图后,罗经衍专门细读了民国初年出版的丙辰《东钱湖志》,并查找大量文史资料,深入研究了《宁郡东钱湖全图》中存在的一些疑问。 
    首先,此图绘制的年份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夏至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间”。以此计算,此图距今已有120年。 
    其次,根据地图上方的文字说明,绘图的目的是为了当时东钱湖的疏浚,估算工程费用需银约十万元,以便“绅董集议,制订章程,按田派工,由业户给食,佃户出力”,确定经费收取、摊派等事宜及起草各类文稿之用。而且绘图的主管人是萧福清,他是当时宁郡的水利分府,相当于现在的市水利局长。 
    那么,为什么要“光绪三十一年乙巳进呈御览”?根据罗经衍考证,“进呈御览”为鄞人忻锦崖所为。据《东钱湖志》记载:“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东钱湖淤积严重。邑人张祖衔发起除葑浚湖,事未成而卒。其弟子忻锦崖继承先师遗志,奔走呼号,历二十年之久,直至民国二年(1913年)由镇海富商陈协中捐以巨资,于青山寺成立湖工局,先浚梅湖,后及全湖,历时三年乃成。” 
    忻锦崖曾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自备资费,带着此图及治湖章程等材料进京请愿,想呈送光绪帝阅看。到了京城,迫不得已拦轿告状,被官兵逮捕,连同随带材料押送至浙江巡抚“究明办理”。忻锦崖被关押一段时间后放回,可见当年疏浚的艰辛和不易,但疏浚东钱湖还是依靠民间力量为主最终完成。 

    来源:宁波晚报 记者 陈晓旻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