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围水而居,湖畔岁月悠长 天一阁内,家庙诉说往事
    发布时间:2018-11-01 更新时间:2018-11-01  浏览次数:131  文字显示: 打印

                               
                                                      湖畔人家(资料图片) 记者 刘波 摄

    老宁波习惯称月湖为“湖西河”,对于围水而居的湖边居民来说,那是家门口、墙根下淌过的水流,是一蔬一饭的日常,是家里烟囱绕出的袅袅炊烟。
    湖边树上的“洋辣子”
    年逾六旬的马坚梅,一开始住在月湖尚书桥边,19岁那年,她在位于孔浦的渔业公司上班,骑自行车往返。一天大热,骑车回家出了一身汗,她径直跳进水里,清凉的水扑在身上畅快非凡。正肆意间,突如其来一场暴雨,狂风肆虐,把湖边柳树上的小虫“洋辣子”给吹了下来,掉在水里,一片毛茸茸、绿盈盈的。从那以后,马坚梅再没在湖里游过泳。
    70岁的周绍稷,10岁时跟随做药材生意的父母从杭州来到宁波,住在桂井巷4号。家门前有根电线杆,夏天傍晚,附近的人都来此乘凉,搬凳子、铺草席,三两相聚,聊十村八店的家长里短。他和几个小伙伴找不到空地,就抱着席子睡到湖边,手里摇着扇子。7路公交车从湖边石子路上开过,带起一阵灰尘。渐渐地,夜静了,再睁眼已是晨光微露。周绍稷说,他的童年,在杭州有西湖,在宁波有“湖西”。
    蒋伟成出生在湖东,就是现在的镇明路石油大厦一带,出门三五分钟即到月湖。他说,那时候大家还没什么环保意识,居民家里的下水道跟月湖相通,污水直接排到湖里,湖底常年有厚厚的淤泥。每年冬天,城南的农民收了晚稻有了农闲,就摇着船来掏湖泥回去沤肥。后来,湖东修路,水则碑到银台第的河面一度填平成了路。上世纪90年代月湖整治,把碑挖出来,恢复河道。再后来,水则碑成了全国重点文物。
    马坚梅、周绍稷、蒋伟成都在月湖边住了50余年,即使后来搬家,也都与月湖近在咫尺。现在,他们是天一阁·月湖5A级景区的志愿者,每周末“上班”,给南来北往的游客讲他们和月湖的故事。
    “天一阁里有我家的家庙”
    苏州中学教师闻一波上周专门来了趟宁波,到天一阁拜瞻“闻氏家庙”。
    作为天一阁的附属建筑,闻氏家庙比边上的秦氏支祠和陈家祠堂稍显逊色。人们更习惯叫它“花轿厅”,因为里面放着一个万工轿。
    闻氏家庙所祭祀的闻渊当年可是叱咤朝野的英杰,一力审判了结党营私祸乱朝纲的宦官刘瑾,官拜吏部尚书,一时风头无两。明朝时,天一阁西北是范家的区域,东南则几乎都是闻氏所属。天一阁成为文保单位时,老馆长洪可尧力主把当时仅存的闻氏家庙也一起保存了下来。
    作为闻渊天官房派的直系后人,闻一波对家庙有一定的执念。特殊年代,家人不敢提自家的出身。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告诉他家族的事。现在,虽然家庙里的祖先塑像、画轴、匾额均已遗失,但屋脊上方“慎终追远”四个青砖大字以及正中的一顶明代纱帽样砖雕,还是令他深有感触。
    听说老家有了变化,迁居异地的闻一波在20年后专程回访。“确实是不一样了,感觉是一个国际大都市。”闻一波说,闻氏家庙门口的马衙街经重新整修,干净整洁了很多,“以前这不叫马衙街,而叫马眼漕,说是这湾水像马的眼睛。”
    得知天一阁·月湖成了5A景区,闻一波和家人都很开心。“希望月湖周边能保持原汁原味的风味,挖掘完善每个时期相对应的文化内涵。传播时,希望能把文化、娱乐、普及等功能区分开,让不同人都有所收获。”闻一波说。
    月湖边有名望的家族、宅第、往事还有很多。闻一波告诉记者,今年105岁的宁波籍文史大家周退密在给他的信里就曾提及,周老小时候每天放学都从马眼漕过,他家所在的“虹桥”离闻氏家庙不过百余步。
    年初,记者曾致电周老。周老虽已年逾百岁高龄,但对湖西河畔的儿时生活场景依然记忆犹新,还有填有《浣溪沙》一首:山色空濛树色苍,三间茅庐野人庄,飞来白鹭正成双。画笔春风勾旧梦,他乡游子恋空桑,百年无改是湖光。
    光影岁月,梦中渔歌,全做相思一场。记者 顾嘉懿
    解疑释惑
    天一阁和月湖为何联手创5A
    天一阁·月湖景区由天一阁博物馆和月湖两大核心区域组成,有市民可能会问,天一阁博物馆和月湖虽近在咫尺,但原本是两处地方,此番为何联手创5A?
    记者从天一阁博物馆等单位了解到,双方联手参评,与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的申报条件(参评景区的体量、资源等)有关。目前,天一阁·月湖景区创建范围为长春路-望京路以东至奉化江、姚江边的区域,总占地面积约4平方公里。其中,天一阁博物馆和月湖为核心区域占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该区域景点资源密度达43个/平方公里,是宁波旅游资源最稠密的地区,也是宁波城市文脉所在。
    “天一阁与月湖是宁波的两个文化地标,此番二者携手,以共创5A级景区为抓手,不仅整合了文化、景观和旅游资源,还彰显了‘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宁波城市口号,极大地扩大和提升了宁波城市和宁波旅游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宁波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李浙闽说。
    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杨劲同时表示:“5A级旅游景区的成功创建,天一阁·月湖景区名至实归。”他表示,天一阁·月湖景区是城市旅游核心区,也是文化核心聚集区,而宁波作为历史文化的聚集地,文化为魂、旅游为体,魂体相符、文旅结合,景区今后做深文旅文章,才能擦亮“国家5A级旅游景区”这块金字招牌。
    事实上,此前溪口-滕头旅游景区评定“国家5A级”是有成功案例的。“如今城里是天一阁,城外是溪口,两者有良好的互动,可由此发挥我们优秀旅游城市的功能。”宁波市政府咨询委委员、资深城市文化旅游专家陈民宪表示,目前来看,月湖的文化氛围还有上升空间,而对于天一阁,非常期待能够有好的文创产品。与此同时,景区旅游推广方面应进一步加大力度,吸引更多游客,有更大的作为。记者 谢舒奕
    专家观点
    如何更好地展示宁波旅游文化城市形象
    天一阁·月湖景区获评国家5A级,我们该如何以此为契机,更好地打造宁波全域旅游,更好地展示宁波旅游文化城市形象?
    市政府咨询委委员、资深城市文化旅游专家陈民宪建议,“可以单独成立‘一社一院’,深度挖掘天一阁·月湖景区的文化内涵。‘一社’是指出版社,让更多人看到天一阁的珍贵书画,有利于打响品牌;‘一院’是指研究院,深度研究天一阁与藏书、与宁波这座城市甚至是与浙东文化的关系。”
    “我建议把天一阁·月湖景区作为我们城市的客厅,而不单单是一个景区。”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刚说,天一阁·月湖景区不应只立足于景区本身,而应该成为宁波城市特色文化旅游风情中心的结合点。同时,不要止于观光型、静态型景区,可以尝试“动静结合”,“从风景向新型的旅游业态转型,创新管理体制、机制,面向市场推陈出新。”
    宁波市全域旅游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副教授李华敏表示,“都说‘一部宁波史,半部在月湖’,而天一阁则是‘亚洲第一私家藏书楼’。天一阁·月湖景区此次获评国家5A级,说明宁波都市文化旅游资源的价值得到了外界公认。但创建永远在路上,我们还要不断努力。”他表示,当前天一阁·月湖景区对宁波都市旅游的辐射力还不够,景区发展还存在一些短板,比如说旅游服务内容、旅游产品、公共设施以及形象营销等,因此,接下来要深入考虑景区内部和周边产业、设施的布局,把景区打造成宁波都市旅游大IP。另外,月湖区域有居民居住,居民的文明程度、生活习惯以及个人素质都会对景区的旅游环境产生重要影响。记者 谢舒奕

    来源:宁波晚报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