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09月17日 星期二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物安全 >> 最新动态
 
记者再访宁波重灾区天童寺——千年古刹,你可安好
    发布时间:2019-08-13 更新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56  文字显示: 打印
     8月12日的宁波,碧空如洗,上午近10时,当我再次抵达位于鄞州太白山麓的天童景区时,却吃了闭门羹。“由于受灾严重,寺院及整个景区暂停对外开放一周。”工作人员正在劝退前来参观的游客。跟着鄞州区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金琪军,我才得以进入景区采访。  
     回想起天童景区受灾的画面,金琪军仍心有余悸。“10日早上5时30分那会儿,我正在市区单位值班,天童寺的监控视频突然漆黑,我就知道不妙,一定是出现了险情。”他说,赶往寺院的路上车子进水,只能等同事来接;景区路口被泥石流阻断,只能徒步蹚水进山,以往45分钟的路程费去了两个半小时。  
     一进寺院,耳边是“哗哗哗”山洪冲泻的巨响,中间的万工池一片汪洋,两侧洪水如黄色瀑布般直下。“当时我的腿都是软的。更崩溃的是,当我要求助同事和相关单位转移文物时,却发现信号全无。”金琪军告诉我,当天为及时接通电话,他只好一次次蹚水上下山,“12小时内,我跑了4趟。”  
     暴雨山洪退去,天童禅寺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脚下不再是直冲而下的浊黄泥沙水,只听得挖土机的隆隆作业声在上空回响。“别过来,这里还过不去。”满头大汗的挖土机司机探出头喊道。原来,主通道已被倒下的树木和碎石阻断,他得尽快清道,好让大型工程车开上来施工抢修。  
     “你看,还没流完的山水已经变清了。”金琪军领我拐到寺院西侧,指着排水沟说,这条罗汉沟起到了一定的泄洪作用,不然山洪就直接穿寺而过,殿和堂恐怕还得遭受更大的冲击力,甚至主体建筑都要被破坏。所幸的是,当天300多名被困者及时获救,222件库藏文物安全转移,目前寺院主体结构完好,这座千年古刹算是“闯”过了最难的一关。  
     再次来到万工池前,但见两天前的“汪洋”已经没了,淤泥黄沙足有大半池厚,池岸多处垮塌,一旁还堆着数十辆被冲下来的轿车。“接下来,就要抓紧妥善修缮了。”金琪军告诉我,测绘院已进行过应急测绘监测,这两天,当地文保专家都在现场反复勘查,对文物建筑现状进行全面体检、监测和评估,争取尽快启动修建。  
     踩着厚厚的泥浆,我们继续沿游步道上坡,残枝败叶、碎石嶙峋……尽管满目疮痍还来不及清理,但从陆续回到寺内的僧人和后勤人员脸上,我能看出从容与祥和的神情。  
     “我今天下山买了点菜,先准备起来,水电一恢复,就给大家烧顿饭,表示感谢。”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厨师说,最让他惦记的,是那天把他从殿内营救出来的武警和民兵们,“当时道路完全被堵住了,是救援人员花了近两个小时,徒手开辟出‘生命通道’,救下了他们和天童寺。”  
     紧急救援后,11日清晨开始,不少武警官兵继续参与卫生消毒和清洁工作。“夏季大水退去就怕淤泥、垃圾成堆,动物尸体又易引发传染病。”当天,当我再次见到武警宁波支队大队长纪良时,他正在排水沟内取水。由于景区还没恢复供电供水,为了配制喷洒的消毒剂,一上午他光接水就来回跑了上百趟。  
     这也是金琪军受灾后第5次爬到天童禅寺的最高点。古松堂受淹,天王殿进水,两处大的围墙被冲垮……一路上带着笔记本的他,时不时翻看前天的记录,一边继续补充和细化受损情况。每次勘查完一圈,都得花去近3小时。而他的小徒弟后来告诉我,他一直都有腰伤,所以走路都要弓点背。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记者 王凯艺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