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20年08月05日 星期三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何事纷纷说“小青”
    发布时间:2020-07-14 更新时间:2020-07-14  浏览次数:81  文字显示: 打印

                               
                                                  天一阁藏明末黄来鹤抄本《小青传》 
    顾 玮 吴央央 
    
    主讲人名片 
     
    周慧惠,天一阁博物馆研究馆员,研究方向为藏书文化、版本目录。
    有论文《天一阁藏顾广圻校<仪礼注疏>考述》、著作《天一阁藏清代珍稀稿本提要》(合著)等。
    
    岂独伤心是小青 

    “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闲看牡丹亭。人间亦有痴于我,岂独伤心是小青。”小青是谁?她的故事要从《牡丹亭》讲起。
    汤显祖的《牡丹亭》问世以后,不仅梨园争相传唱,深受文人墨客喜欢,还有许多闺阁女子对它也是如痴如狂,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本文的女主角——明末才女冯小青。
    那么,她有怎样的人生经历,才写下如此哀婉而又艳绝的诗呢?天一阁博物馆研究馆员周慧惠介绍,明末文人的《小青传》记载了这位少女短暂而又悲凉的一生。
    小青不仅美丽动人,而且长于诗赋、妙解音律、擅长丹青。聚会时,煮茶、猜谜、投壶等本事,也样样了得,称得上是扬州社交圈里熠熠发光的明星。
    16岁那年,由母亲做主,小青嫁到了杭州城一位姓冯的公子家里。冯公子家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大娘子,经常找小青的麻烦。不久,更是把她赶到孤山佛舍里去住,只有一位姓杨的夫人是闺中密友。这位杨夫人其实是大娘子的亲戚,可她偏偏和小青特别投缘,小青看的书都是从杨夫人那儿借的。可惜好景不长,杨夫人跟着夫君宦游他乡,从此后,小青再也没有可说话的人了。
    每当黄昏时分,寂寞的小青就在池塘边对着自己的影子诉说。她还写了一句诗,“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从中可以看出,小青把水中的倒影看作是另外一个具有人格的个体。
    大娘子却没有放过她,一天三次派人来叫骂,让她不堪凌辱。渐渐地,小青丧失了求生的意志。有一天,她对身边的老妈妈说,让冯公子给我找一个画师吧,我想跟杜丽娘一样为自己留下一幅画。公子给她找来了一个很有名的画师。画完以后,小青对着镜子与画像看了很久。说,这幅画只表达了我的形,却没有传达我的神,要不再画一幅吧。第二幅画完后,她又说,神倒是有了,但是韵没有表达出来,也许是因为端坐着太矜持的缘故。于是她就跟丫头、奴仆谈笑,一会儿扇炉煮茶,一会儿翻检书籍,一会儿挥毫泼墨。画师在旁落笔如风,第三幅画像完成了。小青看后,把这幅画挂在榻前,焚香,斟酒,对着画中人说:“小青啊小青,我们果真是有缘人。”说完,泪如雨下,然后一声长叹,一缕芳魂杳然而去。死时年仅18岁。
    大娘子赶来后,把小青平日写的诗文一把火烧了。听说小青还画了像,又要拿画来烧,幸亏底下人机智,只把第一幅画交给了大娘子。第二幅画后来有人见过,是一个文人从冯家奴仆那儿花重金买来的,只见画上的小青像秋海棠一般楚楚动人。至于最传神的第三幅画,永远消失在了人间。
    小青临终前,曾用两张纸包了一些首饰送给老妈妈的女儿,纸上留下了小青的墨迹。总共是11首诗,还有一封写给杨夫人的信,加起来不到1000字。后世文人将其编成集子,称为《小青焚余稿》。
    
    文学史上的“小青现象” 

    小青去世后,一些文人听闻这个故事,深有感触,纷纷为她作传。流传至今的关于小青的传记有四种。
    第一种是戋戋居士本。戋戋居士是文人的号,明末文人经常隐去本名,以号来写一些他们认为不正经的文章。该传作于明万历年间,就是小青去世之际。第二种是支如增本,第三种是陈翼飞本,都作于明天启年间。第四种是朱京藩本,作于明崇祯年间。
    周慧惠说:“后面三人所作的传记,其实和戋戋居士的《小青传》相差不多,也就是说,戋戋居士的《小青传》是后面关于小青文学创作的基础,是一切小青故事的源头,我们叫作昆仑源。”
    《小青传》流传甚广,在此基础上,明清两代文人又创作了笔记、小说、传奇、杂剧、弹词等。光是戏曲类的传奇和杂剧就有18种。
    值得一提的是,小青故事还传到了日本。1880年前后,日本名古屋有一个少年叫森槐南,被小青故事迷得不行,于是动手写了一部传奇叫《补春天》,在日本很有名,常演不衰。
    小青故事影响深远,形成了文学史上的“小青现象”。民国以后,关于小青的文学创作不多,但关于小青的研究有很多。如,对小青故事真伪的研究、对小青心理的研究,以及对“小青热”的研究。
    “1929年,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出版了《冯小青——一件影恋之研究》,首次运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和性心理学说来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学,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周慧惠说。
    至于小青是否确有其人,从戋戋居士的《小青传》流传开始,就有两种意见,一种是深信不疑,一种是深表怀疑。
    深信不疑派的代表人物有三:第一个是明末文人陆圻,他表示,听说过小青的故事,而且还认识跟小青有亲戚关系的人。他认为冯公子是冯梦桢的儿子冯云将,而杨夫人则是钱塘进士杨廷槐的妻子;第二个是明末举人吴道新,他认为不光有小青这个人,而且小青还有一个妹妹叫紫云;第三个是朱小玉,提出小青嫁的是钟化民的儿子钟开平,大娘子姓钱,善妒。
    到了清代,怀疑派逐渐占了上风,怀疑派的来头更大。第一个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钱谦益,他认为小青故事是邑人谭生伪造的。
    第二个是宋长白,他认为小青这个人物是支如增伪造的。当时的宋长白并不知道,支如增并非最早写《小青传》的。“至于什么时候才确定戋戋居士是写《小青传》的第一人,这就和我们天一阁大有关系。”周慧惠透露。
    第三个是大学者朱彝尊,他认为明代流传的闺秀诗大多是伪作,所以《小青焚余稿》也是伪作。
    第四个是张潮,他说历代文人多是好事者,到了孤山,这一拨人去找苏小小墓,那一拨人去找冯小青墓,其实都是渺茫之事。苏小小是一个文学形象,小青同样只是文学形象。
    
    天一阁藏《小青传》的价值 

    戋戋居士的《小青传》问世以后,市面上流传的有三种刻本:第一种是明代崇祯甲申年即1644年的刻本,前边是《小青传》,后边是《小青集》,前传后集。这个本子流传非常少,迄今只发现国家图书馆有一本,称为甲申本,上面有小青的遗像;第二种是明末心远堂刻本《绿窗女史》十四卷,其卷十二录《小青史》。这个本子流传也很少,国家图书馆和哈佛燕京图书馆才有;第三种是明末清初立本堂刻本《情史类略》,共二十四卷,其中第十四卷录的就是《小青传》。《情史类略》在清、民国时被翻刻了好多次,小青故事之所以广为流传,跟它有很大关系。
    那么,小青故事和天一阁有什么渊源?周慧惠说:“戋戋居士的《小青传》写于明万历四十年,到崇祯末年已经过了30年。在这期间,《小青传》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流传的,有没有比三种刻本更早的本子?这就要说到天一阁所藏的明末黄来鹤抄本《小青传》,它是迄今发现最早的《小青传》和《小青焚余稿》实物,也就是最早的小青的传和集。”
    为什么说戋戋居士的《小青传》是所有小青传记中最早的?因为黄来鹤抄本里有一落款是“万历壬子秋戋戋居士书于西湖之水明楼”。据此判断,应是小青去世的当年戋戋居士就作了《小青传》,所以是四种传记里最早的。
    黄来鹤抄本《小青传》不是天一阁的原藏书,而是浙东大藏书家朱赞卿先生别宥斋的续藏。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国家编选《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时,发现天一阁还藏了这么一个珍贵的本子。2009年,黄来鹤抄本《小青传》入选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黄来鹤何许人也?他是明末一个“非著名书法家”,唯一的生平资料见于万历四十年刻本《诗余画谱》。抄本上还写到,抄《小青传》的时候,黄来鹤已76岁了。据此推算,他与戋戋居士、小青属于同时代人。
    周慧惠认为,黄来鹤抄本,除了提供最早的成稿时间外,还有其他不可忽略的重要价值。
    首先,为小青的真实存在提供了强大的证据。黄来鹤抄完这个本子,写了一段跋语,“此传得最确,出最先,据事直书,字字凄婉。嗣后名公传著纷纷,大约本此。”也就是说,作为同时代人,他认为小青是确切存在的。
    其次,黄来鹤抄本具有校勘价值。对比黄来鹤抄本和后面三种刻本,会发现有一些字是不一样的。黄来鹤抄本可以用来校对比勘刻本,尤其是通行本。
    第三,黄来鹤抄本具有审美价值。黄来鹤是书法家,小楷可谓字字珠玑。
    “天一阁藏明末黄来鹤抄本《小青传》是现存最早的戋戋居士本,可以说,它是众多《小青传》中最重要的一个版本。这就是天一阁藏《小青传》的文献价值和文物价值。”周慧惠总结说。 (讲演内容来自天一阁书院·国学堂,有删节。此为线上讲座。)

    来源:宁波日报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