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宁波古戏台:书香浸润 秦氏支祠古戏台
    发布时间:2010-06-13 更新时间:2010-06-13  浏览次数:9976  文字显示: 打印



城隍庙古戏台结构复杂巧妙,技艺鬼斧神功,气势不凡。



秦祠支祠古戏台造得极为考究,无处不在的贴金装饰光芒耀眼。


     秦氏支祠位于天一阁博物馆内。天一阁内错落分布着亭台楼阁,一丛丛茂密的南天竹簇拥着一幢幢中式传统房屋。穿越古色古香的大门,踏上青石漫滢的小道,稍一转弯的垂花门内别有一番洞天。无论外面是多么的纷扰喧闹,只要一进这里,便显得分外静谧,一股书香仿佛萦绕四周,所有的景致、物件都显得格外雅致。

  进入秦氏支祠,眼前只觉得一片金光烂漫,细看才知是古戏台上无处不在的贴金装饰。或许因为它的所在位置,保护措施可说要比其他的古戏台来得更加细致和考究,因此它的风貌也保持得较为完整。

  争一口气打造祠堂

  这座秦祠支祠,比一般祠堂多一个“支”字,但这一多出来的“支”字,却“气”出了一座不凡的戏台。

  经查阅全祖望先生的《甬上望族表》,湖西秦氏在清代初年,还排不上名号。原来,宁波城西的秦氏,先祖明代时迁自慈溪,始居鄞西高桥、西洋港及城内,城内一支系甬上近代钱业巨子慈溪秦润卿先生的族裔,在民国初年已经开始在商界显山露水。秦际藩、际浩、际瀚等与其父秦君安分住鄞西和城内,在城内章耆巷有一座供祀秦氏这一支派列祖列宗的秦氏宗祠。1921年在上海经商的秦际瀚偶然之中结识了一位德国颜料染料商,因德商回国,将货全部驳给了秦际瀚。不久欧洲发生战事,进口染料断货,上海一大批纺织厂商不惜出高价向秦际瀚购买染料,秦际瀚获利十余倍而暴富。1923年,秦际瀚从上海回到宁波,看到章耆巷的祠堂十分破败,为争一口气,他要造一座足以显示秦家威风的祠堂。他选择了马衙街马眼漕之北与天一阁和陈家祠堂相邻的一块地方进行兴建。然而由于秦际瀚这一门派辈分小,又非秦氏嫡派,经秦氏族长太公们讨论,只能用“支祠”之名。秦际瀚憋着一肚皮“气”,在父亲秦君安支持下,决心不惜钱财,一定要将“支祠”造成甬上最大最精美的祠堂。

  精工建造瑰丽显赫

  为建秦氏支祠,3年内从福建运来大木,从鄞西采运梅园石,从鄞江定制优质砖瓦,选中了甬上名匠胡荣记营造厂承担工程,调集了宁波著名大木、小木、丹青高手精心建造,用地二亩六分,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占地2000平方米。支祠自马眼漕边起,自南向北依次有照壁、台门、戏台、前厅、后厅及前后二厢楼等。

  其中戏台尤其考究,不仅宽、深接近6米,雕刻之豪华尽显艺人才华。如戏台檐下的梁枋三面满雕镂空高浮雕龙凤呈祥、如意牡丹,雕花的斗拱伸出的昂头5桃、5组,角科10出,故从戏台下仰望如朵朵金花。戏台中心藻井采用宁波工匠拿手技艺的罗旋娥罗顶,由16层花板31组阳马花板盘绕而上,结于穹窿顶中心的铜镜。戏台三面围拷头美人靠,而台前二条支撑着戏台顶的是直径13厘米的钢铁管,由50厘米见方的梅园石柱承接。戏台高1.9米,檐下额“虚华实境”,戏台屏额“高悠明久”,左门额“戏凤”,右门额“游龙”,贴金彩绘之后更显得瑰丽多彩辉煌无比。此外与戏台相连的左右看楼同样雕饰精致,由于已经使用时新的玻璃,故看楼在不做戏时是封闭的。

  1925年夏秋之际,秦氏支祠落成之时,宁波本地及沪京各地前来道贺的宾客挤满戏台下。面对戏台的五开间前厅和宽达3米的檐廊,都是嘉宾的看戏场,由于高出地面0.8米,可边品茶边看戏,怡然自得。当时喜庆场面热闹而隆重,衬出秦氏的显赫。

  历经风雨终成国宝

  然而,这座耗银达二十余万的浙东最后、最大的老式戏台落成之后数年,附近的居民很少听到做戏的声音,秦家人都在外忙于经商难得回乡聚集祭祖。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秦祠已经人去房空。1951年此地办起了针织厂,1958年改为医药仓库,从而逃过文革一劫。

  改革开放之后,1981年,秦氏支祠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0年国家出资近300万元,历时三年邀集宁波名匠进行修复完工。1994年5月并入宁波天一阁博物馆后向社会开放。2001年6月秦氏支祠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戏台也成为国宝。

  戏台的正面朝向秦氏支祠的大殿,据说当年的大殿中供奉着建造者秦君安的灵位,如此安排正凸显了“唱戏给祖先听”的意图。这也能看出,秦氏支祠戏台与城隍庙古戏台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面向的观众人群不同,秦氏支祠戏台是私人的家族戏台,而城隍庙古戏台则是大众戏台。站在明堂里,没有城隍庙古戏台那样的喧哗,远离闹市的支祠戏台,一切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安静,让人猜不出当年戏台上的爱恨情仇是以怎样的面目上演。风风雨雨数十年,这座戏台在历史中能存留下来也属不易,只希望这方安静能永久伫立。

     来源:东南商报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