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博物馆 >> 最新动态
 
民间博物馆经营困难没人气 业界期待更多扶持
    发布时间:2013-09-06  浏览次数:652  文字显示: 打印
 
    博物洽闻,通达古今。博物馆是征集、典藏、陈列和研究代表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的实物的场所。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京生曾说,“博物馆是一个城市的眼睛,从中能看到这座城市的灵魂”。 
    在深圳,不仅公立博物馆发展取得长足进步,由私人打造的民间博物馆也同样遍地开花。 
    从其本身的定义来讲,博物馆是非营利的永久性机构。但国内的民间博物馆几乎都是由馆主或者企业自掏腰包建立,要维持常规的展览和研究等功能,则还需要更多的资金来维持。近年来,深圳市及各区纷纷出台了民间博物馆扶持办法和措施,这些扶持办法能否真正起到效果,深圳民间博物馆真正的生存状况如何?业内人士透露,恐怕只是“看上去很美”。 

    现状 

    收藏群体众多 
    展馆遍地开花 

    28日,又一座民间博物馆至正艺术博物馆在深圳开馆。这家展厅面积达到2800多平方米的私人博物馆,是继至正博物馆在南山、福田成功落成后的又一新馆。 
    据称,该馆藏品主要来自馆主吴福庆的个人收藏,主要分为古代书画展区、近现代和当代书画展区、杂项展区等,藏品涵盖古今书画、瓷器、青铜器、家具及佛像、犀角雕、象牙雕等。 
    至正博物馆是深圳规模较大的民间博物馆之一。在此之前,还有深圳钢琴博物馆、深圳当代名家文房四宝博物馆、深圳华夏英杰博物馆、皇岗博物馆等都曾吸引多方爱好者。 
    当然,还有深圳首个民办博物馆深圳玺宝楼青瓷博物馆。该馆自1998年开馆,收藏有各个朝代的青瓷藏品3400多件,各窑口瓷片4000多片。 
    不得不提的还有近年来在深圳乃至整个收藏圈都颇具有名气的望野博物馆。据介绍,该馆馆藏各类珍贵文物14500件,重要出土标本资料4万余件,根据国家文物定级可核定为一、二类文物的过千件,其中主要收藏都已由宿白、长谷部乐尔、耿宝昌等国内外著名文物考古学者亲视。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财富的不断充裕,热爱收藏的普通市民越来越多,热衷于收藏,喜欢到博物馆参观的市民也越来越多。 
    去年省两会期间,深圳代表林慧调研显示,深圳现有的专业收藏者不下万人,而且藏品丰富、数量巨大、品位高端。从收藏群体的构成来看,不仅限于知识精英层,已扩展到社会各阶层、各年龄层,民间收藏组织也层出不穷,这些客观上为在深圳营造市民收藏的文化氛围起到建设性作用。但难处在于“藏”与“展”的矛盾,许多收藏者在倾其一生积蓄收藏文物后,却困于展出场地匮乏,只能摆放在家里,不能以社会的方式与公众分享交流,其收藏价值未能得到最大的发挥。 
    也正是在此基础上,民间博物馆蓬勃发展应运而生。“2011年,民间博物馆的发展广受重视。国家宣传部、文物局、财政局等七个部委发了一份扶持民办博物馆的通知,随后全国各地都针对民间博物馆出台政策,民间博物馆更加繁荣。”宝安区文体旅游局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宁建文告诉记者,在此前后,深圳仅宝安区就出现了好几家博物馆。目前由区里正式批准的有牌照的民间博物馆有6个,没有经过审批的则更多。 

       尴尬 

       或是没有人气 或是干脆闭馆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热衷收藏的人大多数都有着雄厚的资金背景,但事实上,收藏比人们想象的更加“烧钱”,建立一家博物馆则需要更多资金支撑。深圳的民间博物馆虽多,但生存和营运状况却并不乐观 
       位于福田区上步南路的深圳钢琴博物馆,是一家专门收藏展示来自世界各国珍贵古董钢琴的博物馆,投资方是一位对收藏钢琴有着独特兴趣的私人老板,该馆也是国内两家专门的钢琴博物馆之一。记者探访发现,这家藏身于玩具、文具批发市场和艺术培训机构里的钢琴博物馆冷冷清清,几无观众,翻看参观记录,一周来参观登记的人数不超过10人。 
       “虽然名头很大,但是来的人很少,没多少人气。”旁边一家吉他店的老板说,“我们都不觉得这个博物馆还能开下去,但是它还一直在这耗着,半死不活的样子。” 
       该馆一位工作人员此前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在钢琴博物馆里,钢琴的维护费用特别高,零件要经常换、展厅地板要经常打蜡,展厅的湿度和温度要保持在合适区间……“每次因为这些事情去找老板申请费用的时候,都会感觉特别为难。有时老板也会开玩笑似的说,钢琴博物馆老是花钱,干脆关闭算了”。 
       在深圳最早的民间博物馆玺宝楼青瓷博物馆,记者发现,博物馆大门紧锁,没有开放。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运营艰难以及不受重视,该馆将由深圳迁至兰州新区。 
       一位业内人士称,目前在深圳,每年能注册新开10家民间博物馆很正常,但每年有10家民间博物馆关闭也很正常。 
       在走访中,依旧保持着活力的是位于龙华新区文化艺术中心的望野博物馆。尽管栖身于三楼图书馆一侧,但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门口还设置了安保人员对来往人员登记存放随身物品等。 
       在和工作人员的闲聊中,记者得知,这间博物馆经营得比较红火。“周二到周四的时候来的人比较少。”工作人员说道,“一般在周末的时候,每天都会有300多人来参观。” 
       “民间博物馆不可能遍地开花。因为它是小众而非大众的东西。民间博物馆是一个比较窄的概念,它有很强的方向性,也有很高的门槛。”望野博物馆馆长阎焰认为,“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民间博物馆兴起的热潮,是近几年特定状态下的产物,在历史发?沟钠渌鞲鍪逼冢济挥谐鱿止庵植铩!?nbsp;

    部分展出藏品 品质有待商榷 

       事实上,深圳大部分的民间博物馆都是由馆主凭一己之力建立,而在发展的过程中,民间博物馆往往也面临着诸多困境。其中,资金是最大的考验。 
       阎焰介绍,目前,深圳除了极少的民间博物馆可以筹措到资金维持运营,很多博物馆连日常展览都成问题,更别说一些社会活动了。 
       “从某种意义来说,民间博物馆是在承担公办博物馆的社会责任。民间博物馆到目前完全是投入,没有盈利,因为如果按照博物馆的定义来说,它应该是一个‘事业’,没有太大的创收,它就是给老百姓免费观看的机构。”阎焰说。 
       尽管民间博物馆在中国历史尚短,维持艰难。但在国外,私立博物馆有着很长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介绍,“美国的私立博物馆是完全为公益事业服务的,他可以吸收私人赞助,也可以接受企业等各方面赞助,藏品和经费来源也是可以吸纳社会资源。同时,西方人向博物馆捐赠也是一个传统,很多人会将自己的收藏捐献给私人博物馆做慈善事业,以上可以保证私人博物馆的正常运营”。 
       在为资金问题烦恼的同时,民间博物馆的藏品也时有争议。此前作家马伯庸在网上发表《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一文,图文并茂地分享了自己参观河北衡水一家博物馆的所见所感:“藏品足以毁掉观者的三观和大脑,两次。”收藏家马未都则称全国各地都有类似的“博物馆”。民间博物馆的收藏藏品真伪话题一度大热, 
       收藏爱好者李先生表示,深圳虽然喜欢收藏的人多,但在高端市场与北京相差很远。对于民间博物馆,他认为,很多展馆的展品好坏有待商榷。他同时提到,由于大多数的博物馆冲着补贴而去,很多时候是注重数量,藏品品质则不设太多门槛,。 
       这同样是郭学雷担心的问题,在他看来,民间博物馆除了资金营运的问题,还存在准入缺陷。“民间博物馆如果是馆主自己把玩观赏,质量好坏外人无话可说,但是一旦国有资产介入,国家投入补贴,就一定要保证藏品质量,这需要民间博物馆有准入门槛。一个是博物馆的准入标准,一个是营运和支撑,如果不解决两个问题,民间博物馆是搞不起来的”。 

       建议 

       出台更多细则 加大扶持力度 

       “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认为博物馆可以做成一个‘产业’,因为他们往往把民间博物馆当成企业,但事实上,民间博物馆跟艺术公司、文化产业机构和所谓的文化投资公司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民间博物馆就应该是一个不产生巨额商业利益的机构,它也不能通过展览去出售文物,那样就不算是博物馆,而是艺术机构拍卖商了”。 
       尽管目前国内的很多民间博物馆事实上也在做着拍卖艺术品而盈利,但是阎焰笃定,自己要做的就是一个纯粹的民间博物馆。 
       对于一个单纯的民间博物馆来说,如何打破独立支撑的资金链可能断裂而退市的宿命? 
       结合宝安区诸多民间博物馆云集的经验,区文体旅游局文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宁建文认为,一是需要更多的经费支持,另一方面需要出台更具体的管理措施和管理办法。 
       事实上,目前深圳并非没有针对民间博物馆的相关扶持条例,早在2012年8月28日发布的《深圳市民办博物馆扶持办法》中,就明确提出了由“深圳市文化事业建设费及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资金给予民办博物馆门票补贴和临时展览补贴。对年度接待免费参观一万人次以上的民办博物馆给予门票补贴,每家博物馆年度补贴总额不超过50万元。门票补贴根据每人次门票补贴标准和免费参观总人次核算,每年申请上一年度门票补贴等补贴政策”。 
       据此,望野博物馆申请到了龙华新区的补贴和市里的门票补贴。“对于很多民办博物馆来说,全年免费参观人数过一万,这是一个很硬的指标,但是望野可以做到。因此我们申请到了50万元的门票补贴,此外我们的一些展览项目也可以申请到20万—30万元的展览补贴。”阎焰介绍,此外,望野博物馆还通过类似文创产品的延展衍生,比如做一些视频节目、电视节目、出版物等文化衍生品获得部分收益。 
       但这样的补贴和收益对于博物馆及展览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郭学雷说,中国的博物馆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目前是基本建设的时期,光有一个硬件,光盖一个空壳子,远远不能发挥博物馆收藏展示研究教育的庞大功能,而在软件方面,人才、研究等方面也是严重不够。 
       宁建文坦言,目前,还需要更具体的扶持办法。以宝安区为例,“实际上目前宝安区里的扶持文件还没有正式公布,什么样的标准才能进入民间博物馆的范畴,是对每一个博物馆都扶持还是扶持部分博物馆、如何扶持等都不太清晰,如何管理和考评,鼓励规范化发展等都还需要具体的措施出台”。

       来源:南方日报  2013-09-06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