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物安全 >> 最新动态
 
文物安全高于一切 94件文物禁止"出境游"
    发布时间:2013-09-06  浏览次数:1020  文字显示: 打印
 
    商代的子龙鼎、四羊方尊,西周的伯矩鬲,春秋的越王勾践剑,以及战国的商鞅方升……对于这些文物人们早已熟知,它们不仅是国宝中的超级大腕儿,更是中华文明对外输出中的重要文化使者。然而今后,这些“巨星们”将被停办出国护照。国外观众若想一睹真容,只能千里迢迢来相会了。 

    文物安全高于一切 

    近日,国家文物局发布了《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上榜的94件(组)文物涉及青铜器、陶瓷、玉器、杂项等4类国家一级文物,自目录发布之日起,它们将被禁止出境展览。对此,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辛泸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进出境文物的甄选标准是参照文物法进行的,上榜的都是一级文物中的孤品和易损品。其实,早在2002年,国家文物局就公布了第一批以青铜器为主的64件(组)禁出境文物。时隔10年后,国家文物局又于去年公布了第二批禁止出境的文物榜单,其中37件(组)文物全部是书画。再加上此次公布的第三批目录,目前我国禁出境展览的文物总数已达到195件(组)。 
    《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中,苏州博物馆的两件镇馆之宝位列其中,它们分别是五代越窑青瓷莲花碗、北宋真珠舍利宝幢(含彩绘四大天王像内木函)。苏州博物馆陈列设计部主任杨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五代越窑青瓷莲花碗是一件五代至北宋年间秘色瓷标准器,属于易碎品。而北宋真珠舍利宝幢则是由名贵的水晶、玛瑙、琥珀、珍珠、檀香木、金、银等材料拼搭对接而成的,工艺精良,“平时馆内展出这件文物时,我们都是小心翼翼的。早在上世纪70年代,苏州博物馆还聘请苏州当地的工艺大师特意打造了北宋木雕真珠舍利宝幢的复制品。如今,苏州博物馆展出这件展品时,都是采用复制品与真品交替展出的方法,即以真品宝幢配木函复制品,或者木函真品配宝幢复制品为组合,4个月一轮岗,这样做既可以保证观众能够见到这套文物的真品,又能让真品得到足够的养护时间。”事实上,苏州博物馆珍藏的这两件宝贝别说是出境展览,就连自家大门都从未出过,其珍贵性可见一斑。无独有偶,四川省也有3件文物入选,成都市金沙遗址博物馆收藏的商代太阳神鸟金箔片就是其中之一。有趣的是,这件文物自出土后同样没有出境展览过,即便是在国内,它也只出过两次“差”。据介绍,早前国家文物局的领导就曾口头告知金沙遗址博物馆工作人员,太阳神鸟金箔片绝不能出境,出馆展览必须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而那两次前往外地展览也使用了特殊的安全保护措施,还向公安局申报过,由公安局随同护送。” 
    文物的安全无疑是让各大博物馆最悬心的事。“国宝出境展览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经过层层审批。政府相关部门还会成立一个专家团队,对报批的出境展览文物进行严格的鉴定和评审,以确保其适合出境。然而,即便获准出境展览,从文物的运输、保险到布展、撤展等各个环节,也都必须按照最高安全标准进行操作,不敢有一丝怠慢。”杨艺说道。 

    出境展览步步惊心 

    不少人疑惑,国家文物局为何会接二连三地颁布限令呢?其实,这与国宝的珍贵性及其运送途中不可避免且难以掌控的种种受损风险密不可分。北京故宫博物院曾将一批清末文物运往台湾地区的高雄美术馆展出,而在运输的路途中,两个分别装有乾隆时期的“少年顶花篮方乐箱跑人钟”与“画珐琅大吉福瓶式风扇”的箱子,因受到外力撞击,致使这两件文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这也恰巧印证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去年,“苏州博物馆馆藏精品展”赴美国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展出。“当时我们选择了一家专业运输公司,借展方并为这批出境展出的文物投了全程保险。不仅如此,博物馆还为每件文物量身订做了手工制造的锦盒,而装载这些锦盒的大箱子也都是特别定制的,要求防震防潮,争取做到安全系数最大化。”杨艺介绍道。此外,南京博物院不惜耗费1年时间,研发出国内首个专业文物运输车。据介绍,这辆文物运送专用车是由奔驰斯宾特型原车改装而成的,可谓刀枪不入。货舱内设有多重固定装置,能避免货箱的移位及翻滚,同时其空调系统则可以保证舱内恒温。为了防盗,该车还专门配备了卫星定位系统,每次护送文物的路线都能提前预设好,一旦偏离路线,后方便能立刻知道。然而,专业运输的难题仅是文物出境中迈过的第一道难关。 
    据国家大剧院艺术品部陈非回忆,自己曾参与过河南博物院近200件文物在国家大剧院的展出工作,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大概有14件。在他看来,文物点交过程同样十分重要,“这意味着保护文物的责任从河南博物院转移到了国家大剧院的手中。承担这次运输任务的是一家专业的文物艺术品运输服务公司,通过陆运,用了两天左右的时间抵达国家大剧院。在点交文物时,开箱、拆包装环节也是一件比较繁琐的事情,需要专业技术人员进行操作。此后,还需分别来自河南博物院和国家大剧院的5名专家为这些国宝做详细的‘体检’,当时用了两天时间才完成整个点交过程。”陈非还特别强调,由于布展时间的限制,以及出于安全的考虑,借展方会尽量减少文物被移动的次数,因此在完成点交后,用于展览的文物通常都是被直接送往展馆内的展柜上,只有特殊情况下才会将文物先放在周转库房内。 
    值得一提的是,文物在布展中同样面临着诸多意想不到的危险因素。比如首都博物馆此前引进的法国卢浮宫展览,在其布展中,法国方面坚持要求文物进入展位前先将空中的灯定位,这对于展览灯光师而言操作难度非常大。但来自法国的工作人员却认为,如果文物已经在展位,而灯光还未调好,这时再进行高空作业,万一有个什么闪失,灯具便会砸在文物上,从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不仅如此,在布展时,就连工作人员佩戴的身份ID卡都有可能引发一次意外。通常情况下,工作人员的ID卡都是用带子系好后挂在脖子上,可是当工作人员在搬运文物过程中低头弯腰时,ID的链子很容易跟文物缠绕在一起,导致文物脱手。由此可见,国宝们的“旅行”可谓步步惊心,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有疏漏。而国宝出趟门得让多少人提心吊胆。 
    近几年国家文物局公布的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的名单中,“上榜者”无一不是国宝中的顶级之作,政府相关部门必然对此高度重视。其实,禁止珍贵文物出境展览早已是国际惯例。法国政府就明确规定《蒙娜丽莎》等一批珍贵文化遗产的真品禁止出境展览。而德国政府则一直以文物保护或文物安全为由,多次拒绝埃及方面借展奈菲尔提提头像的要求。毋庸置疑,国宝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文明来说都是无价之宝,着实经不起半点闪失。 

       科技“保镖”还需历练 

    “不仅是进入名录的国宝会得到礼遇,其余文物同样会受到精心的照顾。苏州博物馆的专业小组每天就做着这样的细致工作。这个小组至少由3人组成,分别负责测试藏品所处环境的温度、湿度,观察文物本身发生的细微变化,审查文物展示环境的安全性等。”杨艺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然而不少人还有这样的担心,为了国宝的安全而让它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这是否会削弱中国文化及其精神在国际舞台上的票房号召力?也许成龙主演的电影《十二生肖》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思路:剧中,圆明园兽首的高仿复制品通过3D技术在几分钟内便完成了。真品不能出国,那么精美的复制品是否可以成为“替身”承担传播文化的使命? 
    事实上,3D技术早已在国外博物馆的文物修复与保护中得到应用,比如用3D技术为即将“旅行”的文物“缝制”一件随身的外套,其特殊的材料加上完美的贴身保护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震动对文物造成的损害。不仅如此,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地中海和远东古代文物博物馆还通过一项高新的扫描技术对6具木乃伊进行扫描,然后再借助照片和X射线提供的数据制成具有高分辨率的木乃伊3D数字模型,这将帮助人们逐层揭开数字化木乃伊的秘密,了解其性格、年龄、生活条件及信仰等信息。此外,哈佛大学闪族博物馆的两位研究员也利用3D打印机和扫描软件,成功“复活”了一个在3000年前被打碎的瓷制花瓶。业内专家指出,用3D技术复制一件文物的误差不超过2微米,即便是鉴定专家,不通过特殊仪器,也很难看出差别来。由于3D建模制作时间较长、造价较高等困难,该技术在国内博物馆的应用并不广泛。对此,杨艺认为,“苏州博物馆会关注3D技术在文物领域的应用,但因为这一技术的应用还不成熟,属于刚刚起步,不能贸然拿来用在珍贵的文物上,这件事情必须慎之又慎,所以目前来看,苏州博物馆还不会考虑用3D技术制作馆藏复制品。”事实上,这也道出了国内多数博物馆的担忧。 
    对此,不少人认为,顶级国宝虽然因安全问题不能轻易移步,但对于它们所承载的历史文化的宣传不能就此打住,以文物复制品作为替身,是一条值得探索的可行之道,那些国宝的“精品替身”所富含的艺术价值其实并不逊色。然而,在技术“保镖”历练身手的同时,人们对于文物复制品的认知和接纳度也是一个需要克服的难题。一些观众曾提出,“复制品实质上就是假东西,长得再怎么像真品,总给人一种貌合神离的感觉。”对此,业内人士大多认为,博物馆制作文物复制品是科学、合法的,其目的是研究、鉴赏并保护文物本身,其中一些文物复制品更堪称精品,国内少数博物馆还曾为其举办过展览。不过,要想让大众真正认可文物复制品的价值,更需要各方为其开设一个与外界交流的绿色通道。

    来源: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3-09-06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