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12月08日 星期日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城保护 >> 最新动态
 
他们用二十多年接力让前童古建民居“活”过来 古村守护人:光阴故事巷陌间
    发布时间:2019-10-16  浏览次数:880  文字显示: 打印
 
    这里,青砖墨瓦、古树参天,山色在乳白的云朵下绿得可爱。这里,窗框、楹联都会“说话”,仿佛可以穿越时空,看到人们诵读儒家经典的景象。这里,就是位于宁海县西南的古镇前童镇。  
    大多数人知道这里,是因为它拥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4A级风景区”的金字招牌。如今,这里的年游客达到134万人次,年门票收入850多万元。今年国庆长假,就接待游客10.5万人次。然而,在20多年前,人们对前童开发旅游的认知并不完全统一,不少人认为:“前童就几间老屋,谁会来看?”甚至不时冒出拆旧建新的念头。  
    幸好,有这么一群人,用二十多年的接力,牢牢守护住前童的古建筑,让前童拥有了今日的模样。  

    老干部呼吁守老屋  

    宁海地处山隅海角,前童是宁海最大的自然村,有1万多人,分成了3个行政村。从南宋末年建村开始,前童村已经走过了近800年沧桑历史。靠耕读传家的前童人建起了连片建筑。房前屋后,有当地人叫“水圳”的清流环绕;到了村口,穿过市井,迎面就是一幅打开的风俗画卷。  
    今年74岁的童铁策,是最早呼吁保护古村落的人之一。他回忆说,1994年,离休干部童衍孝、童遵锵找到他,希望能一起保护古村落。这两位老人经常出门走动,见多识广,他们发现,外面的旅游经济势头向好,前童有那么多明清古建筑,稍加保护、修缮,就可以变为村民的聚宝盆。当时的童铁策还在供销社上班,他开始帮助两位老人义务撰写文字材料、拍摄照片,刊登在各种报刊杂志上。  
    20多年前,人们对古村的保护观念还很淡薄,对“起新屋”跃跃欲试。童铁策告诉记者,一开始,保护古村落十分艰难。村民们认为,不让拆老屋就是挡了财路,只能一次又一次讲道理。  
    1995年,镇上来了一个操宁波口音的老人。他拿着照相机,在前童村的墙弄、院落、老街到处转悠,对童氏大宗祠尤其感兴趣。童衍孝、童铁策凑上去一问,得知来人是宁波市高级工艺美术师杨古城。“要把老祖宗留下的古村老屋保护好。前童人多地少,说不定开发旅游是条致富路子!”杨古城的一席话,给老人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杨古城在宁波市里奔走,把一批又一批的专家学者带到前童镇,这一来,童铁策、童衍孝、童遵锵三位老人成了理所当然的导游。注意到古镇保护的人越来越多,保护古建民居的呼声高涨起来。“3+1”位老人自发宣传前童的故事,就此流传开来。  

    村书记带头做文保  

    现年80岁的童全灿,1989年至1999年任前童村党总支书记。1995年前后,他牵头为前童做了几件事儿。  
    1995年正月十五,在童全灿的主持下,前童举行了建村760周年庆祝活动,除了恢复前童元宵行会这一传统节庆活动之外,还启动修编童氏宗谱项目。“修家谱”大大增强了村民的凝聚力。人心齐了,对保护古村落的质疑声也渐渐少了。  
    1998年,前童自然村成立“前童文物保护利用办公室”。当时在整个宁波市,村一级成立文物办,仅前童一家。办公室是建立了,谁来做,该做些什么呢?童全灿找到之前在药厂的同事童遵志和退休教师童富铎等人,谁家拆老屋、谁家卖老床,他们都会赶去阻止。后来,他们收到老文物1000多件,全都收藏在前童的“民俗博物馆”中。  
    过了不久,前童又成立了一支队伍——村文物保护小组,有业余文保员17人,做了大量的“摸家底”工作。村里有多少古建、有多少古物,一一登记入档,连天井、桥梁、房子、窗户都不放过……  
    1998年,童全灿被评为宁波市文物保护先进个人,前童被评为县文物保护先进单位。1999年,前童获批省级旅游镇。前童人的思想渐渐统一,前童的旅游,按下了快进键。  
    “小镇存有各式古建筑1300间,风貌保留得十分完整。”谈到前童的文保工作,童全灿老书记思路清晰,与其说是村干部,倒更像一名文史专家。“前童之所以可以把传统村落保护下来,是因为我们集合了全村的力量,通过一代又一代人,努力在做这件事。” 
 
    外来媳当起宣传员  

    前童古镇守护人中,有一位外来媳妇郑莲亚。20多年前她嫁到前童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里可以和旅游挂上钩。“刚来时,听说前童要发展旅游,很多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郑莲亚思想上的转变是从1995年开始的。“修宗谱时,很多人把材料交到祠堂里,那时我刚好在祠堂门口开了家小店,跟来来往往的人聊天,才知道原来前童有那么多故事!比如罗氏太婆的传说,门台、匾额上刻着的家训,石花窗、卵石上的图案,连家家户户门口的流水,都是500多年前人工引入的……”  
    到访前童的专家、学者越来越多,一些老人口音重,说的话别人听不懂,为人热心又热爱前童文化的郑莲亚就成了前童文化宣传的“导游”,只要有客人来,大家都会拉上她来当翻译、做讲解。1999年,前童旅游办(文化站)成立,当时的站长邀请郑莲亚去做宣传和导游工作。于是她关了店,成了义务宣传员。  
    1999年,前童作为旅游景区对外开放。但是由于诸多原因,前童旅游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02年,距离前童不远的浙东大峡谷旅游持续升温,为前童镇带来了可观的客流量。  
    前童“火”了,也“活”了。现在“前童三宝”(空心腐、豆腐、香干)非常出名,精品民宿也日渐增多,已经成为宁波一个非常有力的文品牌。  
    1999年至2018年间,前童拿下了很多头衔——“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国家4A级风景区”“特色风情小镇”,“前童元宵行会”还申报成为“国家级非遗”。如今的前童,正全力以赴为申请5A级景区做准备。本报记者 董小易 通讯员 王方 陈云松

    来源:浙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9-10-16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