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信息 名城保护 文物保护 考古 博物馆 申报世遗 文物旅游 鉴定收藏 政策法规 学术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网站地图
今天是:2019年08月26日 星期一
站内搜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物旅游 >> 最新动态
 
中外交流寿宁寺
    发布时间:2019-03-11  浏览次数:3753  文字显示: 打印
 

    宁海县地理位置偏僻,古有山陬海隅之称,它东毗象山港,南濒三门湾,西接天台,北望明州。由天台山余脉产生的四大主干山,将宁海的地势鼓隆成丘陵地带,很多村庄都坐落在长长的海岸线上。寿宁寺,是海边一座不大的寺院,却有着海外佛学交流的许多故事。
    港头村,距县城6公里,是一个偏东南的濒海村庄,因地处水车港之头,三门湾之尾 ,故称港头。村内的僧帽山下,近年刚修复好一座巍峨壮观的千年古刹-寿宁寺,是我县最早的佛寺建筑,距今已有1500多年。此寺是宁海与海外佛教文化交流的实物见证 。宋《赤城志》“寿宁寺”条载:“旧名白水庵,晋义熙元年〔405〕僧昙猷建。旧时猷自海乘槎至,卓锡泉涌,故以为名。”
    鉴此,先来了解一下当时港头村的情况。港头地处白峤与水车村之间,曾是一个较为繁荣的古镇,村前的潮水可涨至村口的五叉樟前,渔舟泊岸,樯帆林立。对面的岩陡港 ,更可停泊百吨大船,晋太康元年建冶白峤村,港头就是当年唯一的出海港口。为此,四方货物拢岸,店家商贾云集。港头村《陈氏宗谱》 有文天祥的旧序:“盖苍毓秀,得产俊英,缑山擅胜,杰出才名。若吾必达……”。
    可以想像,当年印度高僧昙猷来时,可能是少有人家,即使有,也是蟹棚虾寮 ,渔灯野火而已。因“群峰昂耸,崖石奇幽,古木苍翠,溪流清沏”,使昙猷迷恋。又见港头“扼踞海口 ,面临大海,背倚青山”,是三门湾登陆要地,即决定在此建寺,以期广度佛法,普渡众生。
    昙猷到港头后,并不是马上建寺,而是“诛茅 ”于凤凰山下。诛茅即结茅之意,就是先勘察好建寺的地盘,并在此搭上简陋的窝棚,以虔诚的布道,严格的自律取信于民,以求村民的布施。经数年的惨淡经营,积蓄钱物,再着手建造兰若。昙猷正是这样做的,他是一个忠诚的佛教信徒,也是港头百姓的良师益友,是宁海的第一代开山者。
    寺址选择在僧帽山下,是有一定道理的。它背靠大山,面对海边,舟辑入港远远就能见到这座伽蓝建筑 ,能激发人们的一种高山仰止的敬仰之情,使过往舟船看见这壮严的佛寺后,神往之情幡然而生。
    唐天宝三年〔744〕,又一位高僧来到这里,他就是东渡日本的鉴真〔688-763〕。鉴真第三次东渡日本失败后,曾由鄞县阿育王寺至白社村再至“宁海白泉寺宿”,此条著录见日僧淡海大师《过海大师东征传》。鉴真夜宿白水庵是为了去天台国清寺,但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第四次东渡。暗中乃遣僧法进及二近事“将轻货往福州买船,具办干粮”,作好渡海准备。在这次路线安排中,鉴真将“过宁海,上天台”的行动计划定下来,在宁海白水庵“路径一宿 ”,可能也在计划之内。但鉴真于福州东渡的计划没有成功。在永嘉郡禅林寺,由于弟子灵佑等人的告发,被“江东采访使下谍诸州……在禅林寺捉得大和尚。”第四次东渡又遭破灭。   
    宋代,据《宋史》载:“雍熙元年(984年),是日本国僧奝然与其徒五、六人浮海而至,献本国“职员令”、“王年代纪”各一卷”,并带来大批铜器,书画,佛经,法器朝贡宋廷。
    奝然号法济大师,是当时日本颇有名气的高僧。他赴宋是搭乘中国商人陈仁爽,徐仁满的船而来,而这二个舵工却是宁海人。奝然一行在三门湾畔的港头村登陆,宿白水庵 ,后挂锡台州开元寺。在拜见宋太宗后,又朝拜天台、五台和北方诸名山大刹。端拱元年〔988〕二月初八,仍坐郑仁德船回国。奝然从北方南归时,宋太宗赐给大批礼物,其中包括新印成的《大藏经》计1076部,至今,这批礼物仍保存在日本清凉寺等地。并送他一尊高1.6米的雕旃檀佛,根据佛像内取出绸质内藏上的墨书证实,此佛封藏的日子是在雍熙二年〔985〕八月十八日,封存的地点在浙江台州。至今还保存在日本京都西北爰岩山麓岗山风景区的清凉寺中。
    北宋雍熙元年(984年),奝然携弟子成算,嘉因等上岸后在寿宁寺歇宿的考证,还可根据1976年日本出版的《东方文化史话》考证:“奝然……永观元年八月,搭乘宁商陈仁爽,徐仁满回国的船赴宋,这些船似乎在浙江台州附近靠岸。”又根据杨古城,曹厚德二先生考证“奝然登陆上岸的地方是宁海港头,宿白水庵 。”《宋史》又载:“后数年,仁德还,奝然遣其弟子嘉因奉表来谢,并献来贡物若干”, 嘉因估计也是在宁海港头登陆。为此, 寿宁寺遂成为中日两国人民往来的接待站,对中日佛学文化的交流起过重要的作用。
    寿宁寺即由白水庵改额名而来。原来,宋太宗时敕访名山,侍郎王化基奏闻浙江宁海有“白水庵”,至北宋淳化元年〔990〕改名。至道元年〔995〕,宋太宗遣内侍斐愈手御书以赐。
    分析白水庵改额原因,主要是受了奝然大师朝贡及弟子嘉因奉上谢表有关,小小的白水庵因他们的朝拜和歇宿,可能引起了朝廷注目,而入录朝廷档案之中。当太宗敕访名山大川古刹名寺时,侍郎王化基肯定记忆犹新,或去查阅“白水庵”的历史档案,并从中得知“创建者乃天竺僧昙猷,唐天宝鉴真也曾歇宿 。”等系列情况,一并奏明太宗。为此引起太宗的重视,赐额“寿宁寺”,取“福寿康宁”之意。其后,“又手御书三十轴”以赐,足见太宗对寿宁寺的极大恩宠,也体现了太宗对“岛夷”之国邦交的重视。
    因为有寿宁寺长期外事的往来,佛学的交流,使港头更加显得兴旺,成为小镇。目前,虽无古镇的遗址发现,但近年在村外的内港边发现的一处大型的窑址,或可佐证当年港头镇存在的依据。从窑址出土的器物分析,应是北宋民窑窑址,因水路的便利,可能属于外销瓷。靠海的小镇可能也驻有军队,建制可能是地方部队,称厢军。“厢军是宋朝各州县安保部队,最高隶属于兵部,兵部拥有对全国厢军的指挥权。但是实际上,厢军战斗力弱,一般只有维持治安和杂役的任务,州县地方长官一样对其有领导权。”因此说,港头镇驻有军队,但却是地方部队。
    但到了“宋嘉定十五年〔1222〕,罢台州宁海港头镇”〔见《重修浙江通志稿》〕。光绪《宁海县志》也载:“按旧志有港头镇 ,县东十五里。悬渚镇,县南七十里,今并废。”宁海新县志也载:“寿宁寺旧名白水庵”,而港头村原是“我县海陆交通要津,原为宁海古镇。”港头镇为何受冷落 ?嘉定十五年后港头的中外交流情况如何,长期以来还是个谜,今根据有关资料试述之。第一可能,嘉定十五年罢港头镇,可能是南宋政权在沿海地带行政区域调整的一种措施。靖康二年(1127),金灭北宋后,与南宋和西夏对峙,成了统治中国北部的一个王朝。它的统冶区北到黑龙江流域,东至日本海和黄海、南隔秦岭,淮河与宋接壤。宋室痛失北地,曾有光复之志。但因自身力量的薄弱,难以对付强大的金兵,故有借助外族势力,击败金人的愿望。1026年,蒙古族首领铁木真统一了蒙古各部,被推为皇帝,称成吉思汗,建立起统一的奴隶制政权。这个政权一出现,就显露出强大的军事力量。1234年,金国终于被蒙古与南宋联合的军队消灭。在联合蒙古军之前,宋廷或许早在研究战略方案,其中之一可能是减少沿海一带行政机构,节省政府库用,将战略重点放到北部,以便与蒙军形成夹击力量,攻灭金政权,夺回失地。所以,港头罢镇的原因 ,此或为其一。
    第二原因,可能是与象山港港埠的开发,近港大村的兴起不无关系。南宋朝有许多迁入者在象山港两岸定居,自然发展了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村庄。这些村民,大多以捕鱼为业,但也有经营田耕或海上贸易的。如砂碕〔现薛岙〕薛姓,就是南宋绍兴间〔1131-1162〕迁入的,是当时较大的渔村。这些村庄的兴起,招徕了海上客人。也因港水较深,可以泊舟,故樯帆云集,商贾若凫。象山港初期的开发,也为元代黄墩港的兴起作好了前期的准备。 
    象山港沿岸港埠的开发,另一原因是与县城的交通比较便利,道路也较平坦,人与货物于黄墩港上岸后,搬上骡马车后,往南过桐山桥,杏如田,大桥庵,入县朝京门即可。出港与外埠的交往也便利,可达明州、舟山、上海等地。
    而港头村,朝东要过白峤岭 ,朝南要乘竹筏。当时,南门大溪上的镇宁桥 ,水车的上明桥等桥都末建造,去港头南路交通工具都只靠竹筏。竹筏上城都停泊在南溪的笼葱潭,这里是竹筏的码头。港头船只上的货物很大部份就靠竹筏载运到这里,再转卸到畜力车上,或靠人力肩挑入城,俗称“担脚担”。从陆上看,港头村距县城较近,只12华里,黄墩距县城是22华里。但从海上看,从明州到三门湾之尾的港头村,海里很长。而入象山港到黄墩的海里则短。这可能是使海上渔船及中外贸易船只舍弃港头,云集砂碕的又 一个原因
    再一个原因是宋时陆上驿站的兴起。驿传制度始自隋唐,主要道路普设驿站,每三十里辟一处,对通往边区的驿道更为重视。驿站在古时供传递军情书信、军粮秣草、武器装备、贡品赏赐等物资,并为运送官差、传递公文者换乘坐骑、车轿、及解决过往商旅的食宿,清末渐废。宁海的驿站始设于宋代,现可查证记录的古驿站还有:迎恩驿、妙相寺驿、海口驿、桑州驿、桃源驿、宁海驿、西店驿。这些驿站的建立,加快了公文的传递,减少了海路的压力。特别是为驿传而开设的官驿道,方便了陆上的交通,有利于沿道陆上古镇的兴起,这可能又是偏远的海港古镇衰落的又一原因。为此到宋嘉定时,已是比较萧条了。再者,明州宋代设提举市舶司,往来于宁海各港埠的船只也是受他们管理的。明州市舶司向各中外船只征收商税,发给“公凭”证件等。为了手续上的便利,有的船只就停泊明州,不入港头了。另外可能是明州商人对船上进出口货物的凭证垄断权,也是使中外商人船只减少的又一原因。 
    综合上述诸多的原因,港头古镇不管从政冶经济角度,或地理角度都造成了港头古镇势必衰落的原因。鉴于此,“寿宁寺与中外佛教上也相应减少。又因元代奉行密宗,明代倭寇作乱,朝廷为此而封闭海关等因,直至无史可寻”。为此志书上只载:“元明无考”。
    直至清康熙八年〔1669〕,衰败的寿宁寺才由“僧熙忍一度修复”。至民国时期复由住持僧勤林重行修建,1924年由青年住持觉慧扩建西方殿,观音殿等。1955年毁于火 ,仅有厢房数间,余皆成为白地。1988年,地方人士邀请已任天台高明寺方丈僧觉慧重建寿宁寺,今天又是绿树黄墙 ,焕然一新了。
    
    供稿:宁海文物办  古道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c)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