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息公开
动态信息
专题专栏
机构建设
学术研究
互动交流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媒体视野
宁波“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史 来自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的报道之一
    发布时间:2016-08-05  浏览次数:4686  文字显示: 打印
    宁波(古明州),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的中段,兼得江河湖海之利。“南则闽广,东则倭人,北则高句丽,商舶往来,物货丰衍”,向北、向东可到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以及东南沿海,向南经闽广沿海可远航到南洋、西洋等地区,独特的自然地理条件,使宁波成为中国古代通过海上对外交往的主要港口,而宁波也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逐步走向辉煌。 
    宁波是人类从事浅海活动的最早地区之一。河姆渡原始寄泊点出土的独木舟、木浆和陶船模型说明:宁波先民早在7000年前,就来往于江河湖海之上,从事水上生产活动。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建设句章港,制造战船,兴办水师,同时吸引前来贸易的“海人”,已经成为具有军事和商贸双重功能的重要港口。 
    如果说,河姆渡文化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句章港是其发展的历史基础,那么,汉代遗址出土的为数甚多的舶来品,上林湖古窑址生产的大量外销陶瓷,则树起了一座新的里程碑,它标志着宁波的海洋文化已经进入到一个以东西文明对话为核心的时代。三江区域经济经过自秦至晋六个多世纪的开发建设,贸易渐盛,文化交流向海内外拓展。成熟青瓷的创烧与制品的外输成为区域经济的一大产业;吴地铸镜工匠通过句章港东渡日本,同时也带去了高超的制镜技术;印度高僧那罗延通过水道到当时成为句章五磊山“结庐静修”;在对外输出的同时,许多海外的舶来品也通过宁波输入中国;三江口成为早期海外商品贸易集散地和文化交流传播地。 
    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明州设州,并于唐长庆元年(821年)迁治三江口。而明州也依托港口优势,扩建州城,兴建港口,设置官办船场,拓展腹地,并逐渐成为我国港口和造船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明州商帮(团)将唐代宗教用品、香料、药品、丝绸、陶瓷、书籍等大量运销日本、新罗及东南亚等地。鉴真大师等经明州东渡日本传教,日本僧最澄等随遗唐使入明州等地求法回国弘布。而本地区最为主要的贸易品越窑青瓷更是大量远销亚洲各国。 
    宋元时期,宁波“海上丝绸之路”在唐代长足发展的基础上达到鼎盛。宋淳化三年(924年)设置在明州设市舶司,管理海外贸易事务,成为“三司”之一。与日本的交往方面,明州是中日贸易的枢纽港,两国商人往来频繁,明州向日本输出的商品主要有钱币、瓷器、香药、书籍、字画、丝织品等,日本运来货物主要有黄金、木材和硫磺等;与朝鲜半岛的交往上,明州则是宋元时期中国与高丽贸易的重要港口,仅北宋中后期,明州商人航行到高丽经商的就有120次,运往高丽的货物有茶叶、瓷器、丝织品等,进口有人参、麝香、红花等,宋熙宁七年(1074年),明州正式取代登州,成为北宋指定通往高丽的主要出入口岸,政和七年(1117年),朝廷在明州专门兴建高丽使馆(高丽行使馆),以接待往来明州的高丽使者、商贾;与东南亚、西亚的交往方面,北宋神宗时朝廷增加了明州可通航东南亚诸国的签证权,明州与东南亚、南亚、西亚诸国贸易日益频繁,明州建有专门接待阿拉伯商人的波斯馆,阿拉伯人在明州还建造了清真寺。 
    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明州积极承担着文化、技术交流的重要职能。公元十世纪的前半叶,越窑的制瓷技术被传授到朝鲜半岛,朝鲜半岛因此烧制出了“制作工巧、色泽尤佳”的“翡色”瓷器,并且迅速发展成为青瓷的输出国;日本僧人千光荣西、永平道元,高丽僧人义通、高丽王朝文宗第四子义天,都曾在明州学习佛法,回国后成为当地佛教高僧。而兰溪道隆、无学祖元等高僧则东渡日本传播佛法,极大地促进了日本佛教的发展;南宋时期,浙东佛教建筑被被直接移植到日本,成为镰仓时代建筑风格 “天竺样式”(或称“大佛样式”)。南宋时期的伊行末等明州工匠东渡日本时,将中国的木雕、石刻艺术直接传播到日本,促进了日本镰仓时代雕刻艺术、石结构建筑与石刻艺术的发展;宋元明州(庆元)车轿街、石板巷一带,画坊林立,职业画家陆信忠、金大受、陆仲渊等佛画作品,被日本舶商和僧侣争相购买携往日本,成为日本寺院收藏品和临摹的范本。 
    明清时期,海禁成为历史的主基调,这直接导致了盛极一时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衰落。然而在“寸板不许下海”的严厉海禁下,宁波依然承担着重要的作用。勘合贸易制度的确立与实施,宁波成为朝廷接待日本“贡船”的唯一口岸,并设置“四明驿”以安置和启送日本赴京人员,设立“宁波市舶提举司”,限定宁波港只准接纳日本勘合贸易的“贡船”。宁波在修好明朝与日本的邦交中发挥过独特的作用。勘合贸易“夹带”的中日之间文化交流,使宁波承唐宋之风一直成为日本僧侣文化人向往之地。日本画圣雪舟等杨、日僧策彦周良、宁波大儒朱之瑜等成为当时中日文化交往的代表人物。 
    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随着郑和下西洋这一最后的辉煌最终衰落,而鸦片战争则开启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进程。孕育了中国海洋文明的宁波伴随着历史的车轮实现着现代化转型。当今,宁波海洋经济的发展,宁波港口的腾飞,这都得益于宁波以及以之为始发港之一的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长久以来不断沉淀的海洋文化,得益于几千年来形成并不断发展的海洋意识和海洋精神。而这些宝贵的海洋文化、海洋意识、海洋精神也将成为宁波这艘“东方神舟”永久的动力,引领宁波书写“海上丝绸之路”新的历史。

    来源:宁波博物馆网站 发布日期:2016-08-05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