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息公开
动态信息
专题专栏
机构建设
学术研究
互动交流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媒体视野
晚清及民国时期宁波城区的戏园影院(中)
    发布时间:2016-11-27  浏览次数:1669  文字显示: 打印

                                                      江厦天后宫戏台旧影 

  俗话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为什么本地郭孝廉反倒斗不过外地李监生呢?究其原因,一是当时在宁波的福建人势力不小,开鸦片行的闽商就比甬商多一倍。《甬上古今名人轶事》载:“宁波天后宫,实福建会馆,凡遇演戏,闽人必以两手托门楣,使甬人欲观戏者,从腋下而入。王瑞伯闻之大怒,以谓此举如同胯下之辱。”二是开戏园理不直,气不壮,上不得台面。当时社会,演员被称为优伶,与娼妓、乞丐同属“下九流”,地位极其低下。社会舆论认为“开设戏园,例虽不禁,究非正业”,“郭某身为举人,亦系一乡之望,奈何甘与优伶为伍,而为此下贱之业乎?”(《申报》1877年5月18日)连思想开放、见多识广、常与洋人打交道的陈政钥,也认为开戏园“事属无益、民实有害”而联名公禀请禁。官府更是怕绅衿子弟游荡而不务正业、滋事生端。当时合开会春戏园的有三人,皆为本城绅士,但都不敢出头露面。太守亲讯优人蔡宗明时,蔡不承认郭诗臣拼有股份,只承认“借与小的洋五百元耳”。太守以堂堂举子何缘借与戏子以多金,必有不实不尽之处,即将蔡发县研讯,再行详办。底气不足的郭某,自然对付不了李某的纠缠。最终,优人蔡宗明“自愿”具永不复开戏园甘结存案,戏园之屋后来被出卖拆除。 
  本地人想凭借洋人势力在江北岸开设戏园惨遭失败,洋人在宁波开办戏园其实也不容易。会春戏园关闭后,有位叫包尔斯的英商还想在江北岸开设戏园,官府怕滋事生非,干脆贴出告示,永远禁止在宁波开设戏馆戏园,并警告:倘有人敢违,从重究办,决不姑宽。对此,《申报》评论:“查和约,通商口岸苟西商欲设戏馆,原无禁例,即领事官亦不能挠阻。缘此为歌咏升平,中西各国行之已千数百年,断不能独于宁波而禁革也。且闻宁波百姓亦皆乐开戏园,俾暇时得以赏心娱目,如华官必执意不依,势必仗西人力购地开演。斯时禁之不能,听之不可,何弗及此时而乐得留一情面哉?如谓恐无赖辈滋事,则殊不然。地痞土棍何处蔑有,官本当随时惩儆,要不在戏馆之有无。京师上海戏馆林立,亦安见其日有事故,而穷乡僻壤终年不闻丝竹之音者,将地老天荒,岂一无斗殴案件乎?总之因噎废食,事事难行,即于永禁戏馆一端,心殊不解。”(《申报》1878年5月8日) 
  永禁开设戏馆告示后,报载包尔斯仍志在必成,“行将开设”,但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十余年后,一位美商在江北岸开办馥兰戏园,戏园虽办了起来,但同样以失败告终。这位美商居住在上海,在其领事支持下获得许可证,1889年3月到宁波开办戏园,结果也碰上劣生“敲竹杠”。勒索未成的劣生,以戏园设置的自来火(液体燃料)有渗漏炸裂之虞为由,到道署诬告。官府虽查实并无其事,因有十多年前“永禁开设戏馆示”,设戏园属显违禁令,道宪便饬县勒令闭歇。 
  戏园设在江北岸外国人居留地上,发许可证前也经过道台允许,却不料因有人状告,而被后任道台禁止,美国领事自然就不乐意了,于是再三照会,要求复演。吴道台权衡再三,只得找几条理由让馥兰戏园重新开业:一是“该馆停止已久,美商赔累堪怜”;二是“领事再三照请,本道谊难坚拒”;三是“续加章程三条,令其加洋六十”;四是“款用郡城善举,地方损益相抵”;最后还有条理由是“戏馆本系薛升道允许在先”。总之,有这么多原因,本道台只能复准开演,就地绅民当所共谅。 
  贴出准开戏馆示后,道台同时警告:“自示之后,如有棍徒藉端阻挠,并无故恃强闯扰,定行拿究。事关交涉,勿谓言之不预也。”(《申报》1890年12月22日)吴道台还增加两条措施:一是咨呈提军门禁止兵勇闯看滋事,二是谕饬督捕华生添雇巡捕认真弹压。 
  但戏园复演不久,发生了乍浦营水操勇刘阿星招集多人大闹戏园、持械砸场伤人事件,磕磕碰碰的馥兰戏园,只得在1891年4月关闭。 
  此后,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除了1898年有一洋人想开戏园,禀请英领事官与道台吴福茨面商,被吴婉拒外,无论当地人还是洋人,似乎没人再敢在宁波开设戏园了。 
  清宣统年间,宁波出现营业性电影场所,称作影戏院,既放电影又演戏。 
  宁波最早的影戏院,应该也在江北岸。1910年7月9日《四明日报》记载,有职商王敬文向警局提出申请,要求在何家弄(今车站路)创设公司开演影戏,称现经巡官准已禀报道宪备案。没隔几天,且在同一月内,江北岸就次第出现群英聚乐、幻仙、万胜三家影戏园。“群英聚乐”开在桃花渡头,“幻仙”设在财神殿对面,“万胜”位于老协记茶栈。 
  影戏园影片“鲜明活泼、出人意料,一举一动、声影相随,五色电光、万花齐放”,起先颇吸引眼球,生意很好,“座客常满,热闹异常”。法国商人亚伯第也来凑热闹,开演“西洋景”片,其内容“更令人见所未见,游目骋怀之具愈出愈奇”。但这三家影戏园都如同昙花一现,没几个月,就因“座客寥落,无不亏蚀”而相继关闭。亚伯第见“西洋景”片生意也不佳,就另设抛球、掷圈、打弹等游戏,因形同赌博,被“警局巡士禀悉吴大令当饬令停闭”。宁波的影戏业又销声匿迹。

    来源:宁波晚报 作者:仇柏年 
   


 
 
 
  主办: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 浙ICP备05085541号-1
版权所有(@) 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E-MAIL:webmaster@nbwb.net
技术支持:宁波市卓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